歧義

2013/04/08

衝浪人

Filed under: Faith,Feel,feeling sick...,Live,struggle,Tears — pinksealife @ 06:56

過去的兩年PCLL, 面前兩年的實習, 掛牌後的billing 生活••••••就像一個又一個的巨浪,每次我都會問自己,浪大過頭了嗎?這次會否把自己吞噬?

我一生要奉獻天主,let the weak say I am strong, let the poor say I am rich.

我讀LLB,是因為我要促使社會有改善或改變,便得先了解遊戲規則,再超越它,克服它。
而我讀PCLL, 是因為愛: 爸爸媽媽用他們的最好成全了我的環遊世界夢,容許我浸淫在六年的大學生活,將人間至善至美的願景和決心推進,所以我用五年時間取得律師資格,讓自己進可攻,退可守,多了一個經濟的保障。

可是,做起來,實在比預期中的難,身心亦比預期中消耗得快。

工作,學業,遠途車,生離死別,壓力,每一步,都幾乎沒有為自己留下一點緩衝。我有時趁有空忍不住回頭看,那塊我想要努力耕耘的理想的土地啊,它就在岸邊,等我回來吧!不過馬上便得向前游,同時離岸邊越來越遠,對那塊土地的認知也越來越模糊。

就這樣,我迷失了,活在徹底的痛苦之中。

活在痛苦的人,我所見的,各有應付的方法, 例如:
有人選擇麻醉自己:吸煙,不斷打機,Facebook, 購物,酗酒,濫情,超速駕駛。
也有選擇離開的:轉行,移民,離開現實,甚至世界。

我浮浮沉沉,試過效法這些過來人,把自己弄到冒出煙來:實驗失敗。

天亮了,我是很清醒,但很累。

雖然這讓我很傷感,我還是喜歡我自己的,也感謝自己努力過,嘗試過。

感謝天主,求祢讓地上的人們團結。

Advertisements

2012/04/29

盛女在浮躁的盛世

Filed under: Feel,grow,Hong Kong,struggle,tiredness,work — pinksealife @ 10:09

連法律這一門專業,人們現在也找捷徑以最短的時間在香港成為律師: foreign registered lawyer, conversion from exchange study, 考試靠別人的努力和自己的識時務••••••

當下的這個城市,浮躁的人和事無處不在,貪婪和焦慮的呼喚無孔不入。只要你愛上一個人,你便會被逼得不能滿足和放心下來;只要一個人愛上你,這個人也不得不因為你面對的誘惑而把細膩的愛放在一旁,換上鬥爭的盔甲。

堅持理想,肩負事業責任的女子,還想要兩個人的愛情,會否有點貪心?

「如果真心愛一個人,就不要想到自己,而是要替自己所愛的那個人的幸福所著想。」

— 日向@全開女

2011/12/27

20110218

一直浮躁動著的靈魂,至今下沉,輕輕落在這片淨土,不悲不喜。走過家外的那條路,過馬路,倏然看到昔日的自己,來來往往千百度。

我看到,自己背著一個大包,在一個下午,冒著雨,準備出發到康定;天黑了,我仰著頭走,對星星傻樂,踏著回家的路。

走在這路上,我好像成了旁觀者,從彼方,看著不知情的自己,那麼真切地活著。即使那是無數苦澀的日子,我一直堅持,沒有討愛情的華麗,學習一個人,學習接受孤單的自己,學習用心去愛眼前面前的一切。

我被自己感動了。

20090601

Filed under: beauty,Bliss,Feel,time-traveling — pinksealife @ 01:33

遙遠的星空︰

 

你好嗎?很久沒有凝望著你了。

那只有你,才能叫我驚訝得目定口呆;

只有你,才有能力推翻我所信的一切;

只有你,才讓我看到盡頭;

只有你,才叫我心裏踏實;

只有你,才值得我頂著狂風走到空曠無人的地方。

希望不久的將來能再見!

20081118

Filed under: Courage,creative 便幸福,Faith,grow,Live,struggle — pinksealife @ 01:27

每個出走的人,背後總有一個理由。

這是為了逃避。

生活中有枷鎖迎面而來,

四角都給封鎖了,將就是逃不了。

針筒的針快要刺下來了,

就是「死到臨頭」那刻,

還有0.001分毫的空間,

賦予了不妥協的人無限的想像。

——-

不妥協的人啊!你何去何從?

壓下來便是一條好漢,

逃脫了,內心弱不禁風。

現實叫你悔懊、叫你悔恨、叫你為你的覊叛後悔。

你在找甚麼?

一個又一個會走的饅頭,

一個又一個會飄移的水母,

似乎鯨魚背上最相對安穩;

還是生個小孩,把火薪傳吧!

我的火柴快燒掉了。

——-

現實,我時常想超越或脫離你。

有時受不起背叛你的後果,

更多時候反過來想倚靠你。

20090308

Filed under: Feel — pinksealife @ 01:16

星期日

「很想去種一棵樹。不用買來的樹苗,就是樹自己落下的種子,發現它很僥倖地從地下一點點的冒出來。它會在陽光裏舒展,在兩中風中瑟縮,漸漸地,長成它本來該有的樣子。

而我甚麼也不去做,就是看著它慢慢長大,一起用心地體會事,體會情,體會其間的過程,自然刻成生命的年輪。

直到有一天,它開花,結果。因為有萬有引力,果實落地……」

20081121

Filed under: Live — pinksealife @ 00:56

在空間少的地方,人喜歡漆黑;黑暗為有限的空間帶來無限的想像。

在廣濶的空間,人卻愛光明;陽光在無邊際的空間落下。

2011/10/25

20111025

Filed under: beauty,Bless,Courage,creative 便幸福,grow,Live,Love,struggle — pinksealife @ 07:49

小時候愛玩過山車,海盜船,白紙一張的生命尋找活過的痕跡;

現在卻尋求片刻的安寧,在色彩斑駁的人生風景裏留白。

生命本來就是中立的。每個人都是一個人來,一個人去。等,會痛嗎?

我只知道,愛,會好點。

2011/10/07

Theme of the time

Filed under: Live — pinksealife @ 21:37

20111007 21:37

Tears in the eyes.  Waiting for the bus in Mongkok.

I resisted it.  I cried.  Hard feelings.

I want to give up.  I want to give up. I want to give up.  Why experience the pain and submit to the wearing off of life?

2011/08/26

Running is tiring

Filed under: Courage,Faith — pinksealife @ 03:51

I remember when I was five
I kept turtles
I went to the beach
Collected polished stones
I put them inside the tank with turtles
One week later, they died
I was sad
But the fact is they couldn’t adapt to the stone

Now I’ve grown up.
It’s sleepless night. Fear takes me out from sleep…
I couldn’t adapt to life changes at one time

I think the darkness scared me
running, running
I think the darkness scared me
I remember when i was standing on the ledge
with my feet tied tightly i inched to the edge
grasping a flimsy railing
thought my leg
falling
a hundred metres down
falling
falling
I guess the darkness thrilled me
I can recall the time i thought i wouldn’t make it home
I’d traveled too far and too long on my own
no bread crumbs to show me the way
in every direction i started running

The darkness calling
running
running
I heard the darkness call me
I’m always searching for a sense of community
even when i’m a part of it i’m not really
with you i found some rest
I dread the loneliness
but i long to be free
I know the darkness scares me

I know
With tears, shaking
I walk step by step
I touch my leg
Feel the wound from the scratch by the coral reef
Weary and cowardly
I walk
Feeling the pain hurts
I walk

Believing in the day when light comes
In the breeze
Me dancing in joy
Free and looking back
Relieved.

2011/08/17

恐懼的誘惑

Filed under: creative 便幸福,grow,Live — pinksealife @ 16:45

依我看,恐懼潮和性高潮,感覺其實差不多。既不能完全否定擺脫,又不知哪一天甚麼時候到來。它不來時,你會想,它甚麼時候再來; 它好像來了,它沒有來。自從它來了一次之後,你便漸漸變得有點疑神疑鬼,守株待兔。

弄潮兒追逐大浪,並背著巨浪逃亡,喜歡的是那種在裂縫間喘息的感覺: 痛快,刺激,實在,安全。

恐懼,甚至驚恐,你想過一世遠離它,這是不可能的。但換到角度看,這種像月經一樣偶而來潮的事情是可以與它共處的。與性慾一樣,你可以內修,也可以隨著外在的誘惑減少而平息衝向沸點的驚慌。

愛嗎?怕嗎? 活著嗎?

2011/06/09

20110609

Filed under: Feel,Live — pinksealife @ 14:15

因為上班,活在不同的時空,譬如早起,看到不同的人的狀態︰巴士車尾,仰睡的女生;跑車內,帶著墨鏡端整地移動的太太;務實,感覺一致,光頭的西裝羊漢駕著適合一家大小的寶馬駕野車;淩治車內的一對男女,女的帶著墨鏡,別過臉,背著男的,一臉不屑;奔騰內一對套裝夫婦,感覺不會出錯,找不到個人元素。

聽著蜉游,兒歌,生活的感覺,不一樣。

2011/06/05

Pain as an unwanted gift

Filed under: Feel,feeling sick...,female perspective,Live — pinksealife @ 16:28

Since the age of 12, I have been undergoing a learning process, that makes me learn how to be a witness of the pain inside my body.  It is a regular process where pain is completely taking over of me: the cramp, the numb, the cold sweats, the meaningless vomitting, the shaking limbs, and the shallow breathing.

Every time, I felt the proximity of death without its arrival; afterward, the two loci divert again, with mine moving towards the radiating sun of life and vibrancy, and death towards the universe of the unknown.

The most terrible of all in life is eternal pain with no end, and the greatest bless of all is decay of a fulfilled life without any muted struggle in pain.

When my life starts to decay, I may become less responsive to what is happening around me; later, I may shut my eyes, relying more on my hearing, and focus more on what is happening within me.  I may eat less, as there is no more need for outreach; I can’t go wherever I want as before.  It takes a long time before I gear up to move to one particular place for top necessity.  At the final stage, necessity become a more refined term to me.  I become a witness to myself; others witness my everything.  My painful face and body is always there; people come and go; my pride and dignity is discounted, I open for care like a baby.  Finally, breathing becomes the only life.  Finally, will determine whether I will stay or be taken away.

2011/02/03

默然,相愛。寂靜,歡喜。不捨不棄。

Filed under: Feel,grow,Hong Kong,Live,Love,peace — pinksealife @ 23:21

你見 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裡
不悲不喜

你念 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裡
不來不去

你愛 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裡
不增不減

你跟 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
就在你手裡
不捨不棄

來我的懷裡
或者
讓我住進你的心裡

默然
相愛

寂靜
歡喜

摘自《非誠勿擾2》
作者:紮西拉姆 多多

2010/12/30

日如人生

Filed under: Bless,grow,Live — pinksealife @ 00:00

20080708

 

日如人生

 

人一生

 

會否是一次又一次的日出日落?

 

自黑夜第一線晨光開始

 

驚喜過

 

等待、蘊釀、淹沒、阻擋、克服、突破過

 

莞爾、孤獨、空虛、寂寞、空無一人過

 

彩虹、雷電、流星、月亮

走各自的軌跡相遇過

 

 

到最後

 

平靜地老去

2010/12/29

20080708

Filed under: creative 便幸福 — pinksealife @ 23:59

20080708

痛苦

 

叫人棄絕

 

一直到只剩下真正需要的

 

Can be in the symphony of noise, but prefer transquity.

Filed under: Live — pinksealife @ 23:58



20080903

 

Can be in the symphony of noise, but prefer transquity.

 

For where quietness prevails

You can see much more.

200071022

Filed under: Live — pinksealife @ 21:14

200071022

 

昨晚做了幾個夢

…..

重新不了解自己

 

事情已過去多良久

 

為何往後某天又重回?

 

感覺是這樣鮮明、這麼近期

….

2010/12/09

被追趕感

Filed under: creative 便幸福,Laughters,Learn,Live — pinksealife @ 19:09

最近心跳很快,生活很緊,不過我享受, 因為在被追趕時,沉寂的想法總會跳出來,頑皮的靈感也乖乖現身,就像抱著琉璃的小偷被員警追捕,載著方向的籤筒被善眾搖晃。哈哈…..你覺得呢?

2010/12/05

明報周日話題﹕名校教了我什麼——女校生的反思

Filed under: female perspective,grow,Hong Kong,Identiy — pinksealife @ 17:18

【明報專訊】直資名校被揭發一大堆混帳,那部古老幻燈片機就在我的腦袋開動不斷重播我的中學校園片段,晃眼已是十多年前的泛黃舊事。

我的母校,是港島區一家有逾百年歷史的女校,人稱「老牌名校」、「貴族學校」。我曾經為自己能夠入讀這樣的名校感到無比自豪,因為我們一班女生,既能說流利英語、又懂得吃西餐禮儀、亦能夠淡定自信於人前表現自己,根本唔將隔籬學校著旗袍紮孖辮的四眼妹放在眼內。

直至我做了記者,我才發現,所謂名校生獨有的自信、傲氣,還有世故、現實,跟那隻只懂呱呱叫的井底之蛙,沒太大分別。

八九六四那年,我在裵魚涌一間街坊中文小學讀小五。我是班長,自發貼了大堆剪報,發起同學手纏黑布。翌年六四1周年如是,我還記得我們和班主任一起哭。

1991年,我被派到那所名女校升中一,班主任比我更興奮,我卻戰戰兢兢。

我被編入全級最top的A班,噩夢開始——老師上課全講雞腸我聽唔明、英文堂默生字我無個寫得出、原校小學升上來的個個都已埋堆唔受我玩,和我一樣的外來生全班只有五六人,她們不是半唐番就是英文小學出身,來自中文小學的好像只我一個。

同窗:我唔想自己中文咁叻

中文堂,成為我的避難所,也是我唯一找回點點信心的課堂。可惜,我的同學都看不起中文,反而為自己中文成績遜於英文而感「自豪」。我很記得,中二那年我的同窗中文測驗全班最高分,她放學時卻苦瓜乾面口道﹕「我唔想自己中文咁叻,我要英文勁呀。」

不 單我的同學,後過渡期年代的修女校長,也不將中文放在眼內。中三起我加入中文辯論隊,校方對我們的重視遠不及英文辯論,我的大師姐隊員都是高材生,閒談時 笑道﹕「校長唔理我懐仲好,輸鰦都無壓力。」據說,修女校長的臉孔在回歸後180度轉變,小師妹通風報訊,Sister近年經常強調要向北望學好普通話, 轉直資後又花大筆錢裝修搞個什麼孔子學堂,希望girls都要學好中國文化。

名校,就是如此現實。它貫輸的價值觀是七個字——識時務者為俊傑。不單校長,老師、同學,都很懂得做人——做一個成功的主流香港人,當然離不開一個錢字。

名校價值:識時務者為俊傑

我的同學,家住干德道司徒拔道,每天司機駕覑勞斯萊斯定時定候接送。中二那年,富家女邀請我到她的大潭複式洋房,我到今天仍記得那個無敵大海景。那晚,我回到數百方呎的舊樓——我的家,感到前所未有的自卑。

同 學雖然有錢,但她們不算show off——應該說,她們由開口講英文到言談間展現個人長處,是骨子裏自然流露的自信,外人覺得她們「寸」、「扮№」,但那其實是她們是獨有的上流社會溝通 方式、貴族間的溝通密碼。午飯鐘響,校園是中英夾雜的喧鬧、好動女生在球場打英式netball而非籃球羽毛球、貪靚的討論暑假去歐洲買什麼名牌。沒有人 會談六四,也懶理香港回歸將至。

我當年自覺格格不入,這幾天我不停思考,這個年代獲獎學金的窮學生,入到直資學校後,可有當年我的自卑、孤單?

年 輕的我用了半年時間,流了很多淚水、開了多晚通宵,就全程投入校園生活,學懂說美國口音英文、不怕在堂上舉手答問題、在同學面前不再害羞,我學會了如何做 個presentable的名校生。我的成績由包尾變成中等,更獲頒全年進步獎。我開始享受校園生活,和我的富家同學一起溫習看戲談天說笑。我享受自己被 標籤成「A班精英」,有名人來校探訪,校長只會把他帶到我們A班;朗讀話劇跳舞我們A班都拿冠軍;老師最疼惜的又是我們A班。

勝王敗寇的遊戲規則

名 校的遊戲規則是「精英制」,你入了A班、到獎,就是精英中的精英,如盛放牡丹成眾人焦點,其他班別的同學,只是你的綠葉。名校精英制,簡單來說是套用職 場遊戲規則——勝者為王敗者為寇,職場的上位伎倆,名校生早在少年十五二十時就學懂——懂得識時務、懂看人眉頭眼額、懂把握機會表現自己長處。但少女含苞 待放的天真純情,去了哪兒?年輕人對社會的熱血,為什麼丁點都不見?

中六那年,我被同學選了當Head Girl(雖然我不是會考狀元)。那年我18歲,成年了,看到所謂名校生、我的同學師妹,很多人雖然表面自信家境富裕,但其實心靈空虛,有的放學流連百貨 公司不願回家、有的故意不穿整齊校服引人注意。我將我的發現告訴校長老師,希望他們多花時間關心同學,而非一味叫她們參加比賽幫學校獎。

結果我被大瘗,更被視為最不聽話的Head Girl。

10多年了,如今,我不少中學同學都很有成就,有的是某某大公司主管、有的嫁了有錢人錦上添花。數月前,在婚宴重遇昔日的A班同學,她們說起自己的職業、老公、子女,當年班房裏的自信又再呈現,表現自己似乎是名校生的終身任務。

可是,我已不再是A班那個小薯仔,我不想再追隨A班大隊了。

離 開名校投身記者工作後,我看到世界之大,不是只有干德道豪宅、生活也不是只有名牌獎、做人的價值也不是只懂得看人眉頭眼額。世界之大、胸襟之廣,是即使 我們家住干德道,也知道香港有個地方叫深水有很多板間房;即使我們追逐名利,也關心世界大事懂得分辨是非黑白,而非趨炎附勢。

倒模生產典型香港人

教育的終極目標,是訓練每個人的獨立思考、批判思想。但名校在這方面做到幾多?名校最成功的,是它大批倒模生產一個個典型香港人——實際、精叻、識上位、識表現自己。但更深層的價值——真、善、美,名校又教了幾多?

這個每個名校生都應思考的問題。

後記

我不憎恨我的母校,畢竟它教曉我很多實際的。到今天我最好的朋友,都是和我背景類近的中學同學。雖然她們不讀報、不關心時事,但都有一顆溫柔的心。我預科時的中文老師是我最尊敬的人,也是我的死黨。

寫這篇文章,是希望香港人不要盲目貪慕名牌。所謂名校的教育理念,你作為家長是否認同?更重要的,是你希望學校教曉你的子女什麼?

而我最希望,香港出色的窮學生與富學生,都有平等機會入讀優質學校,這卻是我對直資概念的最大質疑。

文 蘆葦

編輯 屈曉彤、劉逸芝

2010/10/26

‘Climate Change Governance After Copenhagen’: Nov 4 & 5, HKU

Filed under: Live — pinksealife @ 19:54
HKU and UCL will co-host a conference entitled ‘Climate Change Governance After Copenhagen’ on Nov 4 & 5:
DAY ONE (THU, 4 NOV 2010)

09:30am   1st Session: Opening Speech & Keynote Speech
10:45am   2nd Session: Post-Copenhagen – where do we go from here?
12:00pm   3rd Session: Climate change and policy in Hong Kong
14:15pm   4th Sess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Courts and Climate Justice
15:55pm   5th Session: The Clean Development Mechanism

DAY TWO (FRI, 5 NOV 2010)
09:30am   1st Session: Adaptation
11:15am   2nd Session: Carbon Capture and Storage
14:00pm   3rd Session: Climate Change Governance
16:10pm   4th Session: Sustainable Cities – HK & London
17:30pm   Concluding Comments
* * * * * * * * * *
Keynote Speaker:
Mr Edward Yau, Secretary for the Environment, HKSAR
Speakers on Day One:
1. Lavanya Rajamani, Centre for Policy Research, India
2. Jolene Lin,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K
3. Nicky Gavron, London Assembly Planning & Spatial Development Committee, UK (TBC)
4. Zhao Yuhong,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K
5. The Hon Justice Preston, Land and Environment Court, NSW, Australia
6. Jacqueline Peel, 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 Australia
7. Navraj Singh Ghaleigh, University of Edinburgh, UK
8. Duan Maosheng, Tsinghua University, China
9. Charlotte Streck, Climate Focus
Speakers and Moderator on Day Two:
1. KL Koh,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Singapore
2. Lovleen Bhullar,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Singapore
3. Stefan Gruber, The University of Sydney, Australia
4. Kate Miles, The University of Sydney, Australia
5. Ian Havercroft,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UK
6. Catherine Redgwell,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UK
7. Joanne Scott,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UK
8. Margaret Young, 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 Australia
9. Issachar Rosen-Zvi, Tel Aviv University, Israel
10, Richard Balme,  Tsinghua University, China
11. Mee Kam Ng,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K
12. Mark Tewdwr-Jones,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UK
* * * * * * * * * *
The conference will take place in Council Chamber (8/F Meng Wah Complex, HKU) and we now attach a conference flyer for your information. If you would like to attend the conference, please contact Lydia Bute by email (lbute@hku.hk). In your reply, please indicate which session(s) you would like to attend. Thank you.
Faculty of Law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2010/10/18

蜉蝣

Filed under: Bless,creative 便幸福,Faith,Sea Life,struggle — pinksealife @ 22:35

滿天星星對我說
我這裡有一個夢
想到了你
就抬起頭
傾聽

馬路上匆匆忙忙
小小灰色螢火蟲
疲倦的心
關上了燈
不做夢

每一天睜開眼
我們都是蜉蝣
平平凡凡生活
轟轟烈烈追逐一個夢

一眨眼
我們都只不過是
感情過盛的花朵
除了快樂
別無所求

睜開眼
生活中的小丑
只因為遇見你
變成擁抱大海的水手

一眨眼
我們都只是夏天
擁有過的季節
只有你真的屬於我

擁有過的季節
只有你真的屬於我

 

 

2010/08/09

天賦和抉擇

Filed under: Live — pinksealife @ 17:53

你们又会作出怎样的抉择?

你们是被惯性所引导,还是追随自己内心的热情?

你们会墨守陈规,还是勇于创新?

你们会选择安逸的生活,还是选择一个奉献与冒险的人生?

你们会屈从于批评,还是会坚守信念?

你们会掩饰错误,还是会坦诚道歉?

你们会因害怕拒绝而掩饰内心,还是会在面对爱情时勇往直前?

你们想要波澜不惊,还是想要搏击风浪?

你们会在严峻的现实之下选择放弃,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前行?

你们要做愤世嫉俗者,还是踏实的建设者?

你们要不计一切代价地展示聪明,还是选择善良?

(擇自贝索斯在普林斯顿大学2010年学士毕业典礼上的演讲)

2010/07/17

越是精英的大学,那里的学生就越务虚不务实……

Filed under: creative 便幸福,Hong Kong,Hope,Learn — pinksealife @ 16:29

大学选专业:人文学科的价值

文/薛涌

众所周知,美国的精英大学,毕 业生总是最成功的,否则大学就该重新排名了。你仔细一调查就明白,越是精英的大学,那里的学 生就越务虚不务实,人文学科的香火就越盛。

年纪稍大的人,大概还记得20世纪80年代的美国电视连续剧《大饭店》。其中 有个漂亮体面的少妇,到大饭店来卖淫。结果被好心的经理发现。经理问她 为什么要干这等事。她说自己被丈夫抛弃,带着孩子没有别的活路。经理又问:“你没有什么技能吗?”那女人叹口气:“我大学的专业是英语,甚至还曾写过诗, 希望出本诗集。但现在那都是不相干的事了。”经理看不过去,正好他有个朋友在一个做贺卡的公司,就介绍她去给人家写贺卡辞,算是“专业对口”了。这个少妇 也立即从原来的肮脏行当中跳出洗手不干了。

这个故事听起来有些荒诞不羁,却反映了实际生活中美国大众的心态:百无一用是书生。 人还是要趁 着年轻学点有用的东西。我过去的一位美国英文老师告诉 我,当年她父亲知道她要学英文专业,就以拒绝支付学费来逼她改行。

和 中国一样,在美 国,人们不仅竞争着上大学,而且对专业的选择极其挑剔。许多人都觉得,选专业是找工作的第一步。专业选错了,就会面临毕业就失业的危 险。结果,大学的专业越来越实用,传统的人文教育面临严重的挑战。以2005年为例,美国大学最受欢迎的专业竟是会计!这个结果多少让人有些吃惊。因为根 据2002年的一项调查,从1990—1991年度到2000—2001年度,美国大学会计专业的学生人数,本科生和研究生加起来,从59140跌到 46555,下降了21.3%。会计师在人们的心目中,是枯燥无味、孤独怪僻、没有情调、只知道算账的数字处理机。但是,从2002年到2003年却时来 运转,全美会计学位的授予量增加了11%。佛罗里达国际大学(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所开设的全美最大的会计课程,学生人数从2000年到2003年增加了43%。密歇根大学会计专业的硕士课程,过去3年里学生人数 上涨了76%。伊利诺斯大学的会计课程也是全美最大的之一,其本科生人数从2001年到2004年增长了66%。

会计专业从消 沉到流行, 最大的原因是2001年安然公司倒闭及其引发的一系列华尔街的金融欺诈丑闻。这些丑闻最大的一个共同点就是犯罪公司做花账、虚 报赢利,欺骗投资者。于是政府推出一系列新法规,加强审计、财会上的管理。仅此一举,就创造了许多会计专业的工作。在一般人的心目中,会计师是这一系列丑 闻中“吹哨子”的英雄,形象也顿时高大、“性感”起来,投到这个专业的人数自然也随之猛增。

不过,华尔街的金融震荡并不能解释 一切。从上 面的数字可以看出,会计专业风行似乎在安然丑闻以前就已经开始了。这其实表现了美国人上大学的态度越来越 实际:上大学就是为了赚大钱。会计顾名思义就是坐在那里点钱算账,财富看得见摸得着,当然最让人心里踏实。目前大学本科十大最受欢迎的专业,除了会计排第 一外,从第二到第十的热门专业依次为:电力工程、机械工程、商务行政与管理、金融经济、计算机科学、计算机工程、市场推销与经营、化学工程、信息科学与系 统。一句话,大家不是急着做生意,就是要当工程师,全都脚踏实地。

一个2002年在俄亥俄州和印第安纳州进行的调查表 明,22%的学生在 上高中前就开始考虑他们的专业。大多数的学生在高中毕业那年开始考虑。70%的 学生考虑以后做生意。计划从事医疗和法律工作的紧随其后,各占14%和13%。而“潜在的收入水平”,是这些专业选择背后最大的依据。在考虑读商学的学生 中,70%是受这个因素的驱使。即使在考虑非商学专业的学生中,58%也是出于这个因素。而“对社会作出贡献”的因素,只构成40%的非商学专业的学生选 择专业的主要动机。在选择商学专业的学生中,只有25%以此为动机。可见,选择商学这个专业的人,大部分是被赤裸裸的金钱所驱动。

在 1970年,美国大学本科商务类专业仅占学士学位的13.6%。1981年以后,这个比例上升到19.3%到24%之间。比如2002年,是 22%。也就是说,20%到25%的大学本科生(一年平均25万人)是在那里念生意经。

相比之下,人文学科节节败退。英语专业 1971年占 学士学位的8%,到2002年跌至4%。历史专业1971年占学士学位的5%,到2005年仅为 2%。尽管全球化大潮汹涌,外国语言和文学专业在学士学位中所占的比例,也从1971年的2.4%跌到2005年的1.2%。

其 实,即使是 这些少得可怜的人数,也不全靠学生的兴趣来维持。康州一所大学的一位教授,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他的亲身经历。

一个叫罗伯 特的新生,由家长带着 来找他。家长问:“选什么专业对进法学院最有利?”该教授回答:“任何一个强调读和写的人文学科都可以。”“不 对!”,家长急着说,“我们家的罗伯特早已打定主意要当律师,我们不会让他在那些和法学院不相关的东西上浪费时间。是不是读历史有些帮助?”

在 美国,本科不设法学专业。想当律师,进大学常常不知干什么好。结果,许多像罗伯特这样的孩子,阴差阳错读了历史或其他什么人文专业。

上面提 到的这位教授是耶鲁大学读美国历史的博士出身,亲历这种人文学科的没落,不禁痛心疾首,回到自己的母校寻求支持力量。他采访了许多成功的耶鲁毕 业生。这些人捐的钱常常比这个教授一辈子的累计工资还多。但他们大学本科时,读的不仅是人文学科,而且现在也认为大学的专业奠定了他们日后成功的基础。

这 并非是我们这些学历史的人不甘心自己的专业不热门而故意制造的宣传攻势。众所周知,美国的精英大学,毕业生总是最成功的,否则大学就该重新排名了。 你仔细一调查就明白,越是精英的大学,那里的学生就越务虚不务实,人文学科的香火就越盛。

以耶鲁大学为例,在过去25年里,历史一 直是头号 热门专业。历史专业的学生占本科生的13%到15%。史景迁的中国史课年年几百人上,已经成了传奇。 英语专业一直是四大热门专业之一,在90年代前半期还是第二热门的专业,后来才被经济学和政治学超出。而耶鲁的经济学,是高度理论化的人文学科,不是实用 学科。耶鲁根本就没有实用的经济(即商务)本科专业。哈佛大学前四大热门专业,第一是社会科学,选该专业的人数占本科生的48%;第二是生物,为10%; 第三是英语,为8%;第四是心理学,为7%。普林斯顿的传统五大专业是政治学、经济学、历史、英语和国际关系。最近心理学上升,取代了英语,目前最热门的 是政治学。传统上,46%的学生集中在这五大专业。最近学校努力推行专业多元化,已经初见成效。2005年,选择人文学科专业的学生上涨了15%,选择自 然科学的学生上涨了7%。学生人数上涨率最快的全是人文学科的小系,依次为:研究古希腊罗马的古典系(100%),音乐系(100%),斯拉夫语言与文学 系(60%),比较文学系(57%),宗教系(52%)。同时艺术与考古、法文、意大利文、德文等系,学生人数也明显上涨。总的趋势显然和美国一般的大学 正好相反:人文学科越来越热。

解释这一现象,还要诉诸我们最基本的常识。这些精英大学,培养的是未来的领袖。当领袖,要把握大 方向,其关 怀和训练当然必须宏观,不能一天到晚坐在那 里数钱算账。从这些精英学校的学生背景看,大部分学生出身于中高产阶层,父母受的教育很高,对大学有充分的理解,鼓励孩子追求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上大学的 最基本目标,是发现自己,认识世界,反省人类最基本的价值。大学主要是一种精神经历。度过了这样4年的人生,再想实际问题也不迟。

普 通大 学的大学生,则是另一番光景。他们许多人来自劳动阶层家庭,常常是家里的第一个或者第一代大学生。他们的父母没有受很好的教育,许多人反智主义 情结甚重,觉得大学总是教一些读书人才喜欢的没有用的东西。可惜,如今的大潮流是蓝领工作越来越少,连招警察也开始要大学毕业生。不上大学,没有出路。所 以他们的子弟勉为其难,进大学就是为了找饭碗。大学不过就是个职业培训班。如果你让他们一年花几万块送自己的孩子读什么柏拉图,他们肯定觉得你有病。

其 实,劳动阶层的子弟并非一定不喜欢柏拉图。问题是,如今大学越来越市场化。学费涨得奇高,学生和学生家长成了消费者。一年几万块花出去,构成全家最 大的开销。这钱花得值不值?于是有了个消费者权利的问题。结果,每年新生一入学,你就会发现家长比学生还多。和教授、校方交涉的,几乎都是家长。他们从选 择孩子的宿舍、课外活动的安排到所学的专业,事无巨细,全要和学校讨价还价、给孩子决定好,保证自己花的钱不冤枉。在这样的情况下,处在青春期的孩子,即 使有许多梦想,希望利用大学时期探求人生、了解世界,也没有办法。他们的一切选择都由家长代劳了。

结果也可想而知。那些务虚的 学生几乎肯 定会成功,成为自己这一代人的领袖;那些务实的学生,还和父辈差不多,卖力气为生,等着人家给工作。何以如此? 当然,精英大学的学生智商高,社会关系也多,学什么都会成功。但为什么在这群人里,彼此竞争时也要争先恐后地务虚不务实呢?可见,人文教育,对人实际的成 功还是有关键作用。前述那位耶鲁毕业的教授在自己的校友中进行访谈调查,得出了有实际经验支持的结论。

1980年从耶鲁毕业的 苏珊·克朗 (Susan Crown),读的是文学专业,目前是芝加哥一家投资公司的合伙人,已经当上耶鲁的校董。她的体会是,人文教育教你如何思考、如何分析、如何阅读、如何进 行有说服力的论述。这些技巧,在商业活动中每天都要用。另外,如今的社会变化快,信息多,令人目不暇接,人们对任何东西的了解都浮皮潦草。大学的人文学 科,则给你提供了一生中几乎是绝无仅有的机会,去专心致志地读伟大的历史和文学著作。这样,你就学会了专注于大的理念,不被一些琐碎的细节所支配。

理 查德·弗兰克(Richard Franke)是1953年的耶鲁毕业生,领导一个大投资公司24年之久,如今已经退休。他的体会更为具体:“生意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不管你把公司办得 多么成功,你那一套不到5年就得变。也就是说,你每5年要有秩序地重新塑造你的公司。在这个过程中,你需要专业技术人员,但你更需要一些能够综合思考不同 的问题,并提出具体的解决方案的人。所以我作为公司首脑,就喜欢雇用人文学科出身的人。”

他这个意见几乎代表了所有被访者的看 法:人文学 科培养的分析深度、创造力,比商学院教的东西更可靠。

查尔斯·埃利斯(Charles Ellis)于1959年从耶鲁毕业,专业是艺术史。他创建并领导一个国际贸易咨询公司达30年之久。他强调说:“如果你想当企业领袖或经理,本科学商学 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重大失误。你所能学到的只不过是一些高级的账目管理技术。”他认为,人文学科给你奠定了管理人才的战略性的基础训练。生意场上,归根结底 是跟人打交道。你想成功就得跟成功的人接触。你赢得人家尊重的最好办法,就是和人家有共同的社会理想和人文关怀。你最好是把和你生意有关的人都看作是志愿 人员。他们如果不感到和你接触有意义,而只是赚几个钱而已,他们早就干别的事情去了。他的这番高见也同样得到其他耶鲁毕业的大老板们的认同。大家普遍的感 受是,当个成功的生意人,就要看你是否有和思想复杂、社会关怀深刻的人打交道的能力,要看你是否能够创造一个文化氛围,让这些心灵复杂的人在这个氛围中感 到愉快。其实当今总统布什做生意的经历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他有哈佛的MBA文凭,又是贵族中的贵族,但在生意场上就是混不开。他一张嘴就让人看不起,凭老 父的关系也不管用。布什家族有个不成文的家规:先赚钱再去碰政治。布什是第一个破这个规矩的人,原因是他没有别的办法。他在耶鲁只是睡过4年,其人格和企 业精英格格不入。搞政治,可以绕开这些脑筋复杂、趣味精致的人。也正是因为他在脑筋简单的人看来有魅力,结果在政治上比在生意上顺利得多,成了美国历史上 一个最为反智的总统。

耶鲁之外,人文教育同样培养了许多名声赫赫的企业总裁。前惠普总裁卡莉·费奥利那(Carly Fiorina),当年在斯坦福学的是中世纪历史和哲学。她号称她对从中世纪到文艺复兴的转型的兴趣,与她面对信息时代社会转型时的思考非常切近。迪斯尼 的总裁迈克尔·埃斯内(Michael Eisner)大学的专业是英语和戏剧,没有上过一堂商学方面的课。他督促自己的三个儿子在大学里都学人文。用他的话来说:“文学对人的帮助是难以置信 的。你做生意时总要处理人际关系。文学帮助你理解什么才能打动人。”米拉马尔系统(Miramar System)的总裁尼尔·雷宾(Neal Rabin)是学创作出身。他虽然雇用MBA,但他批评说,那些哈佛的MBA,常常被管理学院的案例研究课程中企业失败的例子给吓得瘫痪,缺乏创业时必要 的想象力。康宁(Corning)的总裁约翰·卢斯(John Loose)大学学的是东亚研究。他声称自己对中、日、韩和印度的理解,帮助他在光纤市场低迷之时,发现了亚洲市场的亮点。联邦百货商店 (Federated Department Stores)集团的总裁休·克罗尼克(Sue Kronick)同样也是学的亚洲研究,并靠她对印度的理解在亚洲找到廉价的供应商。米夏埃拉·罗德尼奥(Michaela Rodeno)在大学学法国文学时,从来没有想到这个专业使他发现了葡萄酒这宗大买卖,最后成为一个设在加州的法国葡萄酒公司的总裁。学人文的客串高科技 公司领导更是一个小潮流。加州的蓝盾(Blue Shield)的总裁布鲁斯·博达肯(Bruce Bodaken)拿了哲学的学士和硕士,还教过伦理课。他认为哲学帮助他思索深刻的问题,是他成功的关键。全景(Uniscape)的总裁斯蒂夫·亚当斯 (Steve Adams)是20世纪英国文学的博士,后来辞掉教授的职位进了生意场,大获成功。

类似的例子举不胜举。曾经大 红大紫、在 中国广为人知的前福特汽车公司总裁李·艾科卡(Lee Iacocca),本科学的是历史。《花花公子》的创建人休·海夫纳(Hugh Hefner),本科学的是哲学。派拉蒙电影公司(Paramount Motion Picture)集团的总裁谢里·兰辛(Sherry Lansing),大学学的是英语。在美国前1000家大企业中,只有1/3的总裁拥有商学硕士学位。说到底,人文教育是向你展示人类最重要、最伟大的理 念的交锋,并让你也被卷入这样的交锋。伟大的理念培养伟大的人,不管是在哪个领域。

这也难怪,一些在生意场成功的人,对大学生 本科中的商 学迷信和人文教育的衰落感到担心,觉得教育已经不成其为教育,而仅仅是训练。前面提到的查尔斯· 埃利斯一针见血地指出:“怀疑的自由是创造的第一步。没有人文教育,你很难进行建设性的怀疑。”用美国建国之父杰斐逊的话说:“教育应该使每个人都能够自 己来判断是什么保证了或者威胁着他的自由。”可惜,在“9·11”后两年多,大部分美国人还认为萨达姆是恐怖袭击的幕后指挥。这说明公众已经失去了批判性 思维的能力。而这正是人文教育要训练的东西。没有这样的思维,不仅做生意时会盲从,跟着人家买股票、炒房地产,美国的民主制度,也会陷入危机。

2010/07/15

三個獻給流淚的人的地方

Filed under: beauty,Live,time-traveling — pinksealife @ 23:45

之前在構思讓人好好流淚的地方

緣於自己流對流淚有過深切的感受

社會對悲傷的情緒太少認同了

人們的安慰總是「唔好喊啦!」

公共空間主要只期許尋歡樂, 不重視悲傷

我們有K房, 但我們沒有C房, 沒有可以Cry的地方

於是,我們不哭出來—「眼淚在心裏流」

傷心未曾受正視, 我們越來越不快樂

我很同情流淚的人, 哭不是不光彩的忌諱

為什麼「男兒流血不流淚」?

流淚是美麗的, 不用偷偷摸摸地在黑夜, 便所, 角落中進行的。

三個謹獻給Crier的地方……

三個獻給Crier的地方︰

之前在構思讓人好好流淚的地方

事關自己流過淚有深切的感受

社會對悲傷的情緒甚少認同

人們的安慰是「唔好喊啦」

公共空間主要只期許尋歡樂, 不重視悲傷

我們有K房, 但我們沒有C房, 沒有可以哭的地方

於是我們不哭出來, 但傷心未曾受正視, 心裏越來越不快樂

因此, 我很同情流淚的人, 不想他們以為哭是不光彩的忌諱

什麼「男兒流血不流淚」, 現在不行了。

流淚是美麗的, 不用偷偷摸摸地在黑夜, 便所, 角落中進行陪感傷心

因為誕生了以下

三個獻給Crier的地方︰

My favourite crying place No.2

Filed under: Feel,Live,time-traveling — pinksealife @ 23:42

在花灑浴之中。

試問有誰會察覺到魚在水里的哭泣?

x

My favourite crying place No. 1

Filed under: Feel,Live,time-traveling — pinksealife @ 23:37

剛剛,我發現了兩幅我以為一世也無法再見的影像

那是我一世也無法再回到的地方

曾經

我在那裏

攤開我的孤單、委屈

一部三角琴

既是我創作的場所

也是我傷心流淚的居所

亦是我思考、享受和天主獨處的地方

這是全世界最好的crying place to me

November 29, 2009

在郵輪頂層一無人空間

一邊面向大海

地方不大, 但能放進一部三角琴

俯伏在琴鍵上,流淚

把悲傷奏出來,琴聲和濠哭相間接

20090818 剛才我做了一個夢

Filed under: Live,time-traveling — pinksealife @ 23:16

20090818 剛才我做了一個夢

是一個有不同世界的世界

有條很長的電梯子

很高速的

只有數秒慢下來讓人上落轉站

電梯雖然是設計來讓想走的人游走於不同世界

但它每次都不讓人舒適寧神,很不user-friendly

我印象中電梯連攘的世界有3個︰第一個是=廣福村平台般的地方︰裏面帶著一條問題連一個特別景象︰「甚麼是家庭暴力?」

第二個世界是西藏

電梯口附近有很多拖鞋堆積

那裏的人,包括我,都不穿鞋

那裏的地很多泥沙,感覺不乾不淨,久留不習慣

但其他人看來心裏卻剛剛相反

在裏面

從下面上來的小梯被投訴有飛沙走石

往上面有條第二長的電梯通往上蓋物業,是豪華的︰有會所,裝淇有氣派。即使我們沒有上過去,我們都知道。但那方似乎不屬於我們的,所以沒嘗試過乘那條梯,只是有時候幾個西藏人「誤踏」別的世界。他們都很安然,這只是走上面的人用的防衛字眼。

2010/07/08

My favourite crying place No.3

Filed under: Live — pinksealife @ 23:06

20091128 晚上

坐在巴士上層,目睹事過境遷。

經過無數景物之後,自己也渡過憂傷。

2010/02/15

缺陷才像圓

Filed under: creative 便幸福,Feel,grow,Hong Kong,struggle,Tears — pinksealife @ 00:30

翻開

你的小說

快樂是

消失於哪篇?

聰明

何處才累積到

使你學會 望闊點

鏡破了

看著那閃亮

而不是碎片

誰的書

寫到盡處

居然會如願?

自傳中

千轉萬轉 竟如初所算?

在最壞時候

懂得吃

捨得穿

不會亂

其實你

又怕苦

又怕酸

難免做個壞一點的打算

缺陷才像圓

人生方好演

一起約好過年

缺席人物 多於往年

只能齊集 仍在的臉

趕快地拍下照片

你要記住這歡聚

而不是太短

誰的書 寫到盡處 居然會如願

自傳中 千轉萬轉 竟如初所算

在最壞時候 懂得吃 捨得穿 不會亂

在最壞時候 懂得笑 哭得出 不會亂

其實我 亦怕苦 亦怕酸 難免

做個壞一點的打算 錯誤才越甜

在最壞時候 想一遍 這一點 好片段

Next Page »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