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義

2011/06/05

Pain as an unwanted gift

Filed under: Feel,feeling sick...,female perspective,Live — pinksealife @ 16:28

Since the age of 12, I have been undergoing a learning process, that makes me learn how to be a witness of the pain inside my body.  It is a regular process where pain is completely taking over of me: the cramp, the numb, the cold sweats, the meaningless vomitting, the shaking limbs, and the shallow breathing.

Every time, I felt the proximity of death without its arrival; afterward, the two loci divert again, with mine moving towards the radiating sun of life and vibrancy, and death towards the universe of the unknown.

The most terrible of all in life is eternal pain with no end, and the greatest bless of all is decay of a fulfilled life without any muted struggle in pain.

When my life starts to decay, I may become less responsive to what is happening around me; later, I may shut my eyes, relying more on my hearing, and focus more on what is happening within me.  I may eat less, as there is no more need for outreach; I can’t go wherever I want as before.  It takes a long time before I gear up to move to one particular place for top necessity.  At the final stage, necessity become a more refined term to me.  I become a witness to myself; others witness my everything.  My painful face and body is always there; people come and go; my pride and dignity is discounted, I open for care like a baby.  Finally, breathing becomes the only life.  Finally, will determine whether I will stay or be taken away.

2010/12/05

明報周日話題﹕名校教了我什麼——女校生的反思

Filed under: female perspective,grow,Hong Kong,Identiy — pinksealife @ 17:18

【明報專訊】直資名校被揭發一大堆混帳,那部古老幻燈片機就在我的腦袋開動不斷重播我的中學校園片段,晃眼已是十多年前的泛黃舊事。

我的母校,是港島區一家有逾百年歷史的女校,人稱「老牌名校」、「貴族學校」。我曾經為自己能夠入讀這樣的名校感到無比自豪,因為我們一班女生,既能說流利英語、又懂得吃西餐禮儀、亦能夠淡定自信於人前表現自己,根本唔將隔籬學校著旗袍紮孖辮的四眼妹放在眼內。

直至我做了記者,我才發現,所謂名校生獨有的自信、傲氣,還有世故、現實,跟那隻只懂呱呱叫的井底之蛙,沒太大分別。

八九六四那年,我在裵魚涌一間街坊中文小學讀小五。我是班長,自發貼了大堆剪報,發起同學手纏黑布。翌年六四1周年如是,我還記得我們和班主任一起哭。

1991年,我被派到那所名女校升中一,班主任比我更興奮,我卻戰戰兢兢。

我被編入全級最top的A班,噩夢開始——老師上課全講雞腸我聽唔明、英文堂默生字我無個寫得出、原校小學升上來的個個都已埋堆唔受我玩,和我一樣的外來生全班只有五六人,她們不是半唐番就是英文小學出身,來自中文小學的好像只我一個。

同窗:我唔想自己中文咁叻

中文堂,成為我的避難所,也是我唯一找回點點信心的課堂。可惜,我的同學都看不起中文,反而為自己中文成績遜於英文而感「自豪」。我很記得,中二那年我的同窗中文測驗全班最高分,她放學時卻苦瓜乾面口道﹕「我唔想自己中文咁叻,我要英文勁呀。」

不 單我的同學,後過渡期年代的修女校長,也不將中文放在眼內。中三起我加入中文辯論隊,校方對我們的重視遠不及英文辯論,我的大師姐隊員都是高材生,閒談時 笑道﹕「校長唔理我懐仲好,輸鰦都無壓力。」據說,修女校長的臉孔在回歸後180度轉變,小師妹通風報訊,Sister近年經常強調要向北望學好普通話, 轉直資後又花大筆錢裝修搞個什麼孔子學堂,希望girls都要學好中國文化。

名校,就是如此現實。它貫輸的價值觀是七個字——識時務者為俊傑。不單校長,老師、同學,都很懂得做人——做一個成功的主流香港人,當然離不開一個錢字。

名校價值:識時務者為俊傑

我的同學,家住干德道司徒拔道,每天司機駕覑勞斯萊斯定時定候接送。中二那年,富家女邀請我到她的大潭複式洋房,我到今天仍記得那個無敵大海景。那晚,我回到數百方呎的舊樓——我的家,感到前所未有的自卑。

同 學雖然有錢,但她們不算show off——應該說,她們由開口講英文到言談間展現個人長處,是骨子裏自然流露的自信,外人覺得她們「寸」、「扮№」,但那其實是她們是獨有的上流社會溝通 方式、貴族間的溝通密碼。午飯鐘響,校園是中英夾雜的喧鬧、好動女生在球場打英式netball而非籃球羽毛球、貪靚的討論暑假去歐洲買什麼名牌。沒有人 會談六四,也懶理香港回歸將至。

我當年自覺格格不入,這幾天我不停思考,這個年代獲獎學金的窮學生,入到直資學校後,可有當年我的自卑、孤單?

年 輕的我用了半年時間,流了很多淚水、開了多晚通宵,就全程投入校園生活,學懂說美國口音英文、不怕在堂上舉手答問題、在同學面前不再害羞,我學會了如何做 個presentable的名校生。我的成績由包尾變成中等,更獲頒全年進步獎。我開始享受校園生活,和我的富家同學一起溫習看戲談天說笑。我享受自己被 標籤成「A班精英」,有名人來校探訪,校長只會把他帶到我們A班;朗讀話劇跳舞我們A班都拿冠軍;老師最疼惜的又是我們A班。

勝王敗寇的遊戲規則

名 校的遊戲規則是「精英制」,你入了A班、到獎,就是精英中的精英,如盛放牡丹成眾人焦點,其他班別的同學,只是你的綠葉。名校精英制,簡單來說是套用職 場遊戲規則——勝者為王敗者為寇,職場的上位伎倆,名校生早在少年十五二十時就學懂——懂得識時務、懂看人眉頭眼額、懂把握機會表現自己長處。但少女含苞 待放的天真純情,去了哪兒?年輕人對社會的熱血,為什麼丁點都不見?

中六那年,我被同學選了當Head Girl(雖然我不是會考狀元)。那年我18歲,成年了,看到所謂名校生、我的同學師妹,很多人雖然表面自信家境富裕,但其實心靈空虛,有的放學流連百貨 公司不願回家、有的故意不穿整齊校服引人注意。我將我的發現告訴校長老師,希望他們多花時間關心同學,而非一味叫她們參加比賽幫學校獎。

結果我被大瘗,更被視為最不聽話的Head Girl。

10多年了,如今,我不少中學同學都很有成就,有的是某某大公司主管、有的嫁了有錢人錦上添花。數月前,在婚宴重遇昔日的A班同學,她們說起自己的職業、老公、子女,當年班房裏的自信又再呈現,表現自己似乎是名校生的終身任務。

可是,我已不再是A班那個小薯仔,我不想再追隨A班大隊了。

離 開名校投身記者工作後,我看到世界之大,不是只有干德道豪宅、生活也不是只有名牌獎、做人的價值也不是只懂得看人眉頭眼額。世界之大、胸襟之廣,是即使 我們家住干德道,也知道香港有個地方叫深水有很多板間房;即使我們追逐名利,也關心世界大事懂得分辨是非黑白,而非趨炎附勢。

倒模生產典型香港人

教育的終極目標,是訓練每個人的獨立思考、批判思想。但名校在這方面做到幾多?名校最成功的,是它大批倒模生產一個個典型香港人——實際、精叻、識上位、識表現自己。但更深層的價值——真、善、美,名校又教了幾多?

這個每個名校生都應思考的問題。

後記

我不憎恨我的母校,畢竟它教曉我很多實際的。到今天我最好的朋友,都是和我背景類近的中學同學。雖然她們不讀報、不關心時事,但都有一顆溫柔的心。我預科時的中文老師是我最尊敬的人,也是我的死黨。

寫這篇文章,是希望香港人不要盲目貪慕名牌。所謂名校的教育理念,你作為家長是否認同?更重要的,是你希望學校教曉你的子女什麼?

而我最希望,香港出色的窮學生與富學生,都有平等機會入讀優質學校,這卻是我對直資概念的最大質疑。

文 蘆葦

編輯 屈曉彤、劉逸芝

2008/03/20

moive.- 《陰道獨白》Vagina Monologue

Filed under: art,beauty,Bless,Bliss,female perspective,Hong Kong,Learn,Live,struggle — pinksealife @ 15:37

From seferiss.blogspot.com

我的陰道它有個宏偉的目標,它想做更多的事情,不,現在,它想去旅行,它不想事務纏身,它想讀讀書、看看報,瞭解更多的事情。它還想到性,它喜歡做愛,它想更深的親密。它渴望親密,它想仁慈一點,它想有些變化,它想保持沈默,它想自由自在,它想擁有一個輕輕的吻,溫暖的唇,亦或更加親密的撫摸。它想要巧克力,它想要充分的信任和美的體驗。它還想大聲地尖叫,它想不再生氣,它想要高潮,它一直不停地想著,想要這個,想要那個,是的,那就是我的陰道,我的陰道,它想要一切。─《陰道獨白》 

(more…)

2008/02/23

來一客

Filed under: Backpacking,female perspective — pinksealife @ 19:38

朋友︰

我們去澳門吧

不再做沒新意的掃街、大三巴、賭場、吃鳯凰巻

這樣吧!

我們走過幽暗窄小的葡式街道,走進不起眼的餐廳

在燭光之下

聽著時而幽怨、時而灰諧、時而熱鬧的Fado

好嗎?

快去吧,

我快要一個人先醉去了

2008/02/20

最幸福的女孩

最幸福的女孩姓「你」

She, Miss YOU.

 想念  你。

2008/02/15

回20070925的我

妳好。

回答你的問題,我的選擇是︰

給人一點,一點,再一點基本,然後坦誠的信任。

結果,我看到感受的人間至美。

2008/02/06

I learn a new word…

Filed under: Courage,Faith,female perspective,grow,Hong Kong,Identiy,Laughters,Learn,Live — pinksealife @ 03:29

It is called phantasmagoria i.e. never give up

2008/01/10

A quick journey

四個月的旅程

縱使已有一萬多字

連一張相片也沒有

太不成理由了

是的

相片是有的

但如何透過相片呈現這寶貴的經歷而又避免歪曲了它

這不容易

於是

在人們時間專注力有限的條件下

很努力的製作了一個有心的餐肉麵

沒有什麼期望

Enjoy!

2007/09/28

Growth

Filed under: Bless,Bliss,Courage,Faith,female perspective,grow,Learn,Live — pinksealife @ 04:02

In our community meeting

 

We were asked to say one things we want to get from this ship most

There’re many different answers:

Fun, friendship, relationship, bla bla bla

I remembered my answer is “growth”.

 

I want to grow

 

 

 

 

 

 

 

From Cloud’s:

成長獨立是如此重要

就算我們把甚麼是愛背得滾瓜爛熟

而不去成長的話,那結果很容易好心做壞事

很對。

2007/09/25

女生自助遊的難處

Filed under: Backpacking,Courage,female perspective,Learn,Live — pinksealife @ 19:12

兩日女遊泰姬陵遭迷姦 禁錮數天 警拘3人 (明報) 09月 25日 星期二 05:10AM

【明報專訊】繼去年一名日本女遊客在印度遭輪姦後,印度日前又發生兩名20餘歲日本女子結伴往遊泰姬陵時,遭幾名印度男子搭訕後迷魂禁錮數天,其間多次被輪姦。

日語搭訕 不虞有詐交友

稱趕航班哀求放人

中央社/美聯社/印度時報/印度快報

「以為外國女士皆性開放」 (明報) 09月 25日 星期二 05:10AM

【明報專訊】曾寫作《喝一口恆河水》的香港女子Dora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在印度旅行的外國女性,普遍都嘗過被當地男子性騷擾的經驗。

飛車黨「胸襲抽水」

Dora憶述有次曾在馬路被飛車黨「胸襲抽水」;有時在路上認識的印度男性朋友,回港以電郵聯絡,對方會直接問「妳有否同男友做愛」等敏感問題

人多之處須提防被人從後「閃電偷襲」,出外最好找男伴陪同,最重要的是,若真的遭性騷擾,要大聲說「不」,教育當地人尊重女性。

明報記者

————————

究竟應該警覺性高一點,還是給人一點基本的信任

太難作正確的決定了 。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