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義

2010/12/05

明報周日話題﹕名校教了我什麼——女校生的反思

Filed under: female perspective,grow,Hong Kong,Identiy — pinksealife @ 17:18

【明報專訊】直資名校被揭發一大堆混帳,那部古老幻燈片機就在我的腦袋開動不斷重播我的中學校園片段,晃眼已是十多年前的泛黃舊事。

我的母校,是港島區一家有逾百年歷史的女校,人稱「老牌名校」、「貴族學校」。我曾經為自己能夠入讀這樣的名校感到無比自豪,因為我們一班女生,既能說流利英語、又懂得吃西餐禮儀、亦能夠淡定自信於人前表現自己,根本唔將隔籬學校著旗袍紮孖辮的四眼妹放在眼內。

直至我做了記者,我才發現,所謂名校生獨有的自信、傲氣,還有世故、現實,跟那隻只懂呱呱叫的井底之蛙,沒太大分別。

八九六四那年,我在裵魚涌一間街坊中文小學讀小五。我是班長,自發貼了大堆剪報,發起同學手纏黑布。翌年六四1周年如是,我還記得我們和班主任一起哭。

1991年,我被派到那所名女校升中一,班主任比我更興奮,我卻戰戰兢兢。

我被編入全級最top的A班,噩夢開始——老師上課全講雞腸我聽唔明、英文堂默生字我無個寫得出、原校小學升上來的個個都已埋堆唔受我玩,和我一樣的外來生全班只有五六人,她們不是半唐番就是英文小學出身,來自中文小學的好像只我一個。

同窗:我唔想自己中文咁叻

中文堂,成為我的避難所,也是我唯一找回點點信心的課堂。可惜,我的同學都看不起中文,反而為自己中文成績遜於英文而感「自豪」。我很記得,中二那年我的同窗中文測驗全班最高分,她放學時卻苦瓜乾面口道﹕「我唔想自己中文咁叻,我要英文勁呀。」

不 單我的同學,後過渡期年代的修女校長,也不將中文放在眼內。中三起我加入中文辯論隊,校方對我們的重視遠不及英文辯論,我的大師姐隊員都是高材生,閒談時 笑道﹕「校長唔理我懐仲好,輸鰦都無壓力。」據說,修女校長的臉孔在回歸後180度轉變,小師妹通風報訊,Sister近年經常強調要向北望學好普通話, 轉直資後又花大筆錢裝修搞個什麼孔子學堂,希望girls都要學好中國文化。

名校,就是如此現實。它貫輸的價值觀是七個字——識時務者為俊傑。不單校長,老師、同學,都很懂得做人——做一個成功的主流香港人,當然離不開一個錢字。

名校價值:識時務者為俊傑

我的同學,家住干德道司徒拔道,每天司機駕覑勞斯萊斯定時定候接送。中二那年,富家女邀請我到她的大潭複式洋房,我到今天仍記得那個無敵大海景。那晚,我回到數百方呎的舊樓——我的家,感到前所未有的自卑。

同 學雖然有錢,但她們不算show off——應該說,她們由開口講英文到言談間展現個人長處,是骨子裏自然流露的自信,外人覺得她們「寸」、「扮№」,但那其實是她們是獨有的上流社會溝通 方式、貴族間的溝通密碼。午飯鐘響,校園是中英夾雜的喧鬧、好動女生在球場打英式netball而非籃球羽毛球、貪靚的討論暑假去歐洲買什麼名牌。沒有人 會談六四,也懶理香港回歸將至。

我當年自覺格格不入,這幾天我不停思考,這個年代獲獎學金的窮學生,入到直資學校後,可有當年我的自卑、孤單?

年 輕的我用了半年時間,流了很多淚水、開了多晚通宵,就全程投入校園生活,學懂說美國口音英文、不怕在堂上舉手答問題、在同學面前不再害羞,我學會了如何做 個presentable的名校生。我的成績由包尾變成中等,更獲頒全年進步獎。我開始享受校園生活,和我的富家同學一起溫習看戲談天說笑。我享受自己被 標籤成「A班精英」,有名人來校探訪,校長只會把他帶到我們A班;朗讀話劇跳舞我們A班都拿冠軍;老師最疼惜的又是我們A班。

勝王敗寇的遊戲規則

名 校的遊戲規則是「精英制」,你入了A班、到獎,就是精英中的精英,如盛放牡丹成眾人焦點,其他班別的同學,只是你的綠葉。名校精英制,簡單來說是套用職 場遊戲規則——勝者為王敗者為寇,職場的上位伎倆,名校生早在少年十五二十時就學懂——懂得識時務、懂看人眉頭眼額、懂把握機會表現自己長處。但少女含苞 待放的天真純情,去了哪兒?年輕人對社會的熱血,為什麼丁點都不見?

中六那年,我被同學選了當Head Girl(雖然我不是會考狀元)。那年我18歲,成年了,看到所謂名校生、我的同學師妹,很多人雖然表面自信家境富裕,但其實心靈空虛,有的放學流連百貨 公司不願回家、有的故意不穿整齊校服引人注意。我將我的發現告訴校長老師,希望他們多花時間關心同學,而非一味叫她們參加比賽幫學校獎。

結果我被大瘗,更被視為最不聽話的Head Girl。

10多年了,如今,我不少中學同學都很有成就,有的是某某大公司主管、有的嫁了有錢人錦上添花。數月前,在婚宴重遇昔日的A班同學,她們說起自己的職業、老公、子女,當年班房裏的自信又再呈現,表現自己似乎是名校生的終身任務。

可是,我已不再是A班那個小薯仔,我不想再追隨A班大隊了。

離 開名校投身記者工作後,我看到世界之大,不是只有干德道豪宅、生活也不是只有名牌獎、做人的價值也不是只懂得看人眉頭眼額。世界之大、胸襟之廣,是即使 我們家住干德道,也知道香港有個地方叫深水有很多板間房;即使我們追逐名利,也關心世界大事懂得分辨是非黑白,而非趨炎附勢。

倒模生產典型香港人

教育的終極目標,是訓練每個人的獨立思考、批判思想。但名校在這方面做到幾多?名校最成功的,是它大批倒模生產一個個典型香港人——實際、精叻、識上位、識表現自己。但更深層的價值——真、善、美,名校又教了幾多?

這個每個名校生都應思考的問題。

後記

我不憎恨我的母校,畢竟它教曉我很多實際的。到今天我最好的朋友,都是和我背景類近的中學同學。雖然她們不讀報、不關心時事,但都有一顆溫柔的心。我預科時的中文老師是我最尊敬的人,也是我的死黨。

寫這篇文章,是希望香港人不要盲目貪慕名牌。所謂名校的教育理念,你作為家長是否認同?更重要的,是你希望學校教曉你的子女什麼?

而我最希望,香港出色的窮學生與富學生,都有平等機會入讀優質學校,這卻是我對直資概念的最大質疑。

文 蘆葦

編輯 屈曉彤、劉逸芝

2009/10/08

A song on cultural diversity

Filed under: beauty,Bless,Courage,creative 便幸福,Fresh!,Hong Kong,Identiy,Learn,Live — pinksealife @ 16:00


Composed by Sarah Leung for Cultural Diversity Ambassador Programme 2009 (CDA)

http://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528525560#/group.php?gid=135630641004

Like a puzzle, when we meet,

we fit together perfectly,

A picture of the world,

so complete.


(more…)

2009/05/16

美麗的蘇屋村

Filed under: beauty,Bless,Bliss,Hong Kong,Identiy — pinksealife @ 23:56

蘇屋邨清拆 擬保留「三寶」

(星島日報報道)擁有逾四十年歷史的深水埗蘇屋邨,今年中開始將分兩階段清拆,房署計畫清拆時保留邨內「三寶」,包括入口牌匾、昔日用作售賣火水的 白色三角屋和記載整個蘇屋邨面貌的一幅大型天花壁畫,並盡量原址保留。區議員陳偉明爭取一併保留由瑪嘉烈公主所栽種的一棵櫻桃樹。

曾孕育不少城中名人或演藝界巨星的蘇屋邨,將分兩期重建。首期受影響的十幢樓已人去樓空,準備今年中圍板重建,但邨內部分特色建築最近獲得「免 拆金牌」。據了解,房署為重建作規劃時,曾諮詢地區人士意見,除保留該邨依山而建的特色,初步確定至少保留「三寶」,包括屋邨入口寫有「蘇屋邨」的大牌 匾、昔日用作售賣火水的白色三角屋,以及記載整個蘇屋邨面貌的一幅大型天花壁畫。

房署消息人士表示,如情況許可,會盡量讓「三寶」原址保留,避免移位;其中被街坊稱為「火水站」的三角屋,希望能活化再用,或可變身小食店或便利店。有趣的是,負責為蘇屋邨重建設計的建築師,原來正正在該邨出生長大。

深水埗區議員陳偉明指出,白色三角屋早於開邨時建成,由於早年未有煤氣供應,三角屋便用作售賣火水,其後成為童軍中心。而拱形涼亭天花的一幅壁 畫,面積逾一百二十平方米,出自著名畫家麥榮手筆,其兒子及燕京書院學生當年也有從旁協助。仰望該幅壁畫,猶如夜觀星象,中央的十五隻飛鴿正是代表蘇屋邨 各幢樓宇。至於建於九十年代的大牌匾,則代表着蘇屋邨的入口位置。

陳說,由於「三寶」同樣見證蘇屋邨發展,歡迎房署計畫保留,但希望「火水站」能改為展出邨內歷史資料的文物廊;他續指,邨內還有一棵櫻桃樹,據 說是當年仍是郡主身分的瑪嘉烈公主,於七十年代訪問該邨時栽種,因此被稱作「公主樹」,盼當局能夠一併保留。畫家麥榮早前接受本報訪問時曾指出,當年九龍 城寨遷拆時,很多文物亦獲保存於寨城公園內,只要政府願意保育,該涼亭大可保存,融入重建後的新區,供街坊緬懷昔日歲月。


很通風的設計
即使是公屋
也不代表環境擠迫惡劣

你拍攝的 美麗的天和蘇屋村。

我想拍下街坊們樓上樓下
上下呼應的那種情懷

我覺得,把那粉紅呼拉圈放在這裏,讓人看到了居民善用空間的創意。
紗廉的影子很美
要不是有朋友同行,我也不敢爬上天台。

看見道友們留下的針筒,回憶起小學時在屋村的花槽也有見類似的「出土文物」,小孩見怪不怪。

你拍攝的 IMG_6877。

2009/04/18

頭條新聞「 港 大 學 生 會 ” 六 四 ” 公 投 」 背後……

Filed under: Hong Kong,Identiy — pinksealife @ 16:29

2009/04/13

中國人的廁所 (圖片會令人不安)

Filed under: Identiy,Live,struggle — pinksealife @ 16:55

img_6385

dscf1725

談到去大陸旅行,最令人那口那面既經驗不是吐痰被推過馬路被騙

而是至今還有千千萬萬既惡心廁所!

就像我剛從肇慶回來

每到大大小小的油站廁所排隊「入油」

總是不祥

.

一次

一班香港大陸外國女人排隊

中空︰漆黑、臭、噁心、蒼蠅在低空盤旋盤

下面︰攤開的M巾、用過的廁紙(不沖走因為大陸的渠細)、屎、尿

通通從廁洞中走出來

好像地心吸力轉了方向

.

另一次

廁「窿」(即廁洞)裏堆面用過的廁紙

像上一樣高

沖不去

各人繼續在上面小便

就像cocktail

mix and mix

混合出來的味簡直足致mutatation

我認為廁所不衛生並非必然落後貧窮的問題

例如我到尼泊爾時

所裏的廁所也很黑洞很簡陋

但我認為比先進的地方見得衛生

.

更重要的

是當地人的態度品格

you know, “willingness”

.

一班女人排隊

超長龍那種

但竟然寧願凋空五格廁所

也不願意去以簡單的方法—裝水去沖廁

以換取大家的方便

大家有時真的有點變態

容忍力竟能如此高

行動力居然那麼低

That’s what harmonious community means? That’s conflict avoidant?以和為貴百忍成金中國人美德?

貫徹中國人美德,不予置評,阿呢陀佛。

.

.

後記︰我在上面的情節裏去了裝水沖廁

後面的人的反應是「啍你裝得黎都到你lu」

自私的中國女人。

2009/04/09

Who’s your city?

Filed under: Identiy,Live — pinksealife @ 11:27

http://creativeclass.com/whos_your_city/

Though this book is written 99% from American perspectives, there’re things that help with those who live in a city and face choices and decision-making every day.

“It’s about priorities: for work, family, dating…”  when one is living on an “island of stability in a sea of uncertainty and risk”… (more…)

2009/03/26

誰偷走了你的腦袋?- 張翠容 (我欣賞)

Filed under: Hong Kong,Identiy,Learn — pinksealife @ 18:40

( 按:明報閱過我的<從教育看衰退中的香港>一文,邀請我詳細多寫一篇,十二月十日已刊登在明報副刊世紀版, 現轉貼於此,不過,我在此加了些內容,與明報有點兒出入,請大家發表意見,我們的腦袋真的給偷走了嗎?如何給偷走?)

我只是一個旁觀者,雖然不時躋身於人聲鼎沸的學生飯堂,又或走在鬧哄哄的大學廣場裏,即使站在課室的講台上以客坐演講,無論如何慷慨激昂,我也只是一個旁觀者,一個旁觀者的觀察,對,就是這樣。

大學,一個大觀園,我儼如劉姥姥入大觀園,但,更貼切的形容,我認為大學乃是社會的縮影,香港社會的核心價值觀,完全在大學發揮得淋漓盡致。

喔,對不起,不要誤會,我所指的核心價值,不是大家說過不停的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公平公義、和平仁愛、多元包容……而是我們不願面對,卻又切切實實早已成為香港人的生活哲學。

懶理過去,沒有願景,只顧眼前的利害關係,能夠上位就是成功,這種「短視症」候群。其實是一種殖民後遺症,愚民政策下的自我俺割。

看看,最近一大學在各大報章為新辦學系所刊登的廣告﹕「國際師資陣容堅強,全部畢業於美英名校,或曾在美國著名大學長期任教……投資一千餘萬元有最先進的……」

乍看以為是那些潮流補習社的自我宣傳,冷不妨是傳媒學系的學生招收廣告,本應是訓練社會第四權的專才,現在卻是技術先於思考,大學向學生兜售的是令人眩目的多媒體先進技術,單是這點他們便自誇為與國際同步,但就國際事務議題的嚴肅討論卻興趣缺缺,過去數年來世界翻雲覆雨,大是大非,當中涉及到的,不僅是新聞學、政治學、經濟學、社會學、倫理學,還有,就是知識分子應當思考的事情,卻在校園的嘻嘻哈哈聲音中溜走了。

不然,學生們便去追趕訪問那些名流商賈,誇耀亞洲商界領袖,全球轉播,可是,我是多麼期待握有第四權或將握有第四權的學生,能勇於揭發不公不義,盡情鞭韃,有為有所不為,攀權附貴不是大學的工作,也不是大學生的角色。

在此,我想與大家分享一個故事。

年前我在耶路撒冷採訪時,碰上一位來自英國的大學生,名艾斯坦,她剛從新聞系畢業,便即拿着一台攝影機、照相機、錄音機等等跑到這個地區來作記錄,我每到之處,都見到她的身影,她比我還努力,孜孜不倦地與當地人攀談,寫下報告,並告訴我,她準備逗留半年,好好探求真相。

我好奇問,在以巴地區生活不容易啊!為什麼要這樣做?她竟然如此回答說﹕「我們英國過去在這裏做了不少壞事,作為英國公民,我要為我的國家贖點罪,利用自己的專長為當地人做些事,讓他們聲音被聽見,讓真相可以呈現在世界面前……」

艾斯坦說完便繼續執行她的使命,我遠遠望覑她,心,在翻騰着。多麼一位有歷史感、責任感的英國大學生!

她認識過去,了解現在,期盼將來,一切皆由她一個人做起。

我總覺得,英國的大學比美國的大學更重視批判思維,這是一種優良傳統,歷史,更是重要的科目,這不僅限於歷史系的學生,而是幾乎是人人必須修讀的科目。

但,作為曾是英國殖民地的香港,在這方面完全沒有機會「沾光」,反之,在殖民主義下,單一的教育發展,配合單一的經濟發展,只有平面,沒有立體。批判?是危險的事情。

除了從去歷史化中進行自我俺割外,還要自我矮化,得需要緊抓美英權威,才能顯得自己高大一點。

即使大學鬧「水荒」,也得追名牌,花巨款邀請國際巨星降臨大學演出,能否令學生擴闊知識是另一回事,最重要是入座率。

較早前我誤打誤撞去了某大學主辦的美國普立茲得主系列講座,一位講者得獎文章是新奧爾良風暴,但他卻要講中國與拉美的政經合作前景,可能講者對這個題目也不甚清楚,因此,他不時表示﹕I am not sure(我不肯定),I don’t know(我不知道)、I am thinking(我猜想),雖然如此,他仍是用非常歐美中心的角度去評價上述地區的發展。

坐在我旁邊的學生不斷抄錄,我有點納悶。

好了,輪到另一位講者,他是美國某大報駐伊拉克記者,當他展示一張又一張美國大隻佬站在坦克/裝甲車的雄姿時,同學們都發出一陣嘩然的讚歎聲,照片裏有美軍「壯烈」犧牲者,同學們又感黯然,我開始從納悶到有點兒憤怒,怎麼我聽不到有關伊拉克人的遭遇!

我壓低聲線問同學﹕「你們怎麼看待他所敘述的伊拉克?」同學聳聳肩,表示沒有期望可以學到什麼東西,最重要是識吓人啫!

講座完畢後,同學們爭相與普立茲得主來個大合照,擾擾攘攘一番,好不熱鬧,誰會去爭論拉美廿一世紀革命的啟示,伊拉克戰爭的對與錯!

又有一次受邀參加大學校園裏一個有關和平的活動,還以為可以好好讓學生認識和平運動的真正意義,到最後還不是與什麼名流俱樂部、什麼紳士會社合辦的一場消費和平公關秀?!

自從政府推出大學經費配對政策,這即如大學能自籌一百萬,政府也就給大學一百萬,這種遊戲規則明顯有利於已擁有優勢的大學,為了經費,大學的推銷術層出不窮。

好聽一點叫做大學市場化,難聽一點則是大學經營學店化,一切均往錢看,令到別有用心的權貴有機可乘,染指學科,主導課程,沒有市場價值的科目和沒有影響力、知名度以及籌款能力和人際鋼絡不夠強的教職員,很容易便給踢出局。

爭經費,便得要突出自己的價值來,大家都說邁向國際化,但這只是是一種偽國際化,圖具外表而缺乏內容,把歐美價值生吞活剝,倒頭來仍然跳不出殖民知識文化再生產的框框,即使香港已擺脫殖民進入後殖民時代,卻來個自我殖民化,繼續透過殖民者的觀點重塑自我價值,去看待自己社會以至整個世界。

在此,真多得教育的功勞,還有傳媒 (有關此批判可另文再述)。

一次我作為嘉賓去聆聽校長的致辭,校長向同學們表示,關懷社會、談論和平不一定要講政治,政治以外可以談氣候變化。噢,校長啊!氣候變化如何與政治無關?

原來香港的教育不但去歷史化,還有去政治化,難怪大學校園不會發生宏觀的公共大辯論,自我掩割、自我矮化之餘,還會自我小兒化,看來通識教育失敗居多。

我有不少教授朋友,見面時總會抱怨學生的表現和態度,畢業了,學生們仍愛拿着毛毛娃娃,然後在校園每一角落舉起V字手勢拍照,這正是小兒化的表徵。

他們雖然嘩啦嘩啦,但卻欠缺對生命的熱情;他們雖然資訊爆棚,但卻未能轉化為知識,更遑論智慧;他們雖然交遊廣闊,但卻目光如斗;他們雖然擁有寶貴青春,但卻失去了赤子之心。

我不會全怪學生們,事實上,不要忘記,他們是「果」,那麼,「因」又在哪裏?

沒錯,孫中山曾就讀於香港,並留下革命的足印,朱光潛曾為這裏的校園帶來《無言之美》,胡適也曾在我們的課堂裏激昂演說,還有唐君毅、錢穆、牟宗三,艱險我奮鬥,困乏我多情。可惜的是,俱往矣!我們有好好承傳先輩的精神嗎?

可憐先輩已逐一被包裝成為學校的市場資產,甚麽人文價值,說穿了還不是給利用去獲取經費和鞏固自己位置的手段,在這底情況下去訴說歷史總覺矯情,我們仍然擺脫不了自我殖民教育的勢利眼。

在這個社會,我們有自由,有繁榮,有和平,但,到處卻充斥着被宰割的腦袋。

brain.jpg

警告,各位同學,當你們下次舉起V字手勢時,請停一停,摸一摸,你們的腦袋還安在否?

從教育看衰退中的香港 – 張翠容

Filed under: Hong Kong,Identiy,Learn — pinksealife @ 18:38

一天到某中學演講,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 事緣是這樣的,我與高中同學分享對時事的心得,少不免觸及目前金融海嘯的來龍去脈,我好奇問出席的同學,誰有修讀經濟科?然後又問他們課程裏有否觸及馬克思政治經濟學? 經濟科的同學很熱烈發言,爭相舉手告訴我,他們學了甚麼,這倒令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在我向同學發問時,我表示了解問題之前,首先要掌握不同的觀點與角度,我認為香港中學課程太單一化,沒有提供多角度的思考,因此,我猜想經濟科也如是。 誰知同學們反駁我的看法,指他們在課程中雖無馬克思,但仍可讀到不少經濟學家的學說,然後逐一數出來,還特別提到張五常,他的產權論是會考必答的試題。 我忍不住笑了出來說,同學們,你們剛才所列舉的經濟學家全屬同一思想陣營,這包括張五常在內,都是新自由經濟學派,那又怎麼算是多角度? 同學們對馬克思學說一無所知,這是否因為有關部門認為馬克思等於共產黨,所以絕口不提,還是只希望培養經濟科同學將來可乖乖的為香港的自由經濟服務,不要太批判了。 從中學開始洗腦,不知大學的經濟系又如何?不過,從金融海嘯到香港的最低工資,來來去去只聽到芝加哥學派的雷鼎鳴教授在指指點點,似乎就沒有其他學派的經濟學家發表不同意見,難怪連中學生也發表最低工資會加劇失業等老掉牙的論調。 打開會考的經濟教科書,當中如何理解工資?這不外乎是一種價格,最低工資就是為價格設下限,此一舉動明顯是干預自由市場,要老闆多付工資,自然便要減人手啦! 但,現有的工資水平是否就等於市場工資,而勞動力和失業率又如何計算?中學課本實在有很多不足之處,而且好有問題。 香港雖然沒有民主,卻為擁有自由而感到驕傲,這包括言論自由、思想自由、資訊自由,想不到教科書卻扼殺了學生們學習多樣知識的自由和權利,在這方面與獨裁國家其實沒啥分別。 去年在古巴與一位當地年輕作家聊天,她好奇問我,馬克思主義以外的其他學說是怎樣的一回事?她表示自小只被教導一種主義,老師們都說這是唯一可行的主義,而且是對人類最好的主義,可是有着求真之心的年輕人,怎會滿足於此,怎會甘心被洗腦?當主義變成教條,人類社會還會有進步嗎? 我以為在古巴及類似的地方才有此一經歷,怎知標榜自由的香港,也一樣做着同樣的洗腦事情。 我告訴學生們不要這樣傻啊,以為讀着好幾個經濟學家的思想就叫做多元化,讀來讀去也只有一套,這種教育不叫做洗腦,又叫做甚麼? 好了,我囑咐學生們小心被洗腦,在極權國家那種洗腦叫硬洗腦,在自由世界那種洗腦叫軟洗腦。過去八九十年代,全球便是給新自由主義在洗腦,傳媒在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我以半開玩笑的口吻說,趕快買本馬克思主義漫畫版看看吧,要追趕潮流呢!因為新自由主義瀕臨崩潰的邊緣,馬克思政治經濟學再度流行起來,歐洲那邊正在熱炒《資本論》。那麼同學們是否好應該也去了解一下 ! 老實說,香港的學科變得太技術化,為甚麼香港每個範疇都是這麼浮淺?連政府領導層也一樣充斥着一大群技術官僚,哀哉,香港的衰退看來不止限於經濟這麼簡單!

Even though I am Pinky…

Filed under: art,beauty,Bless,Bliss,creative 便幸福,Feel,Identiy,Live,work — pinksealife @ 00:48

img_5063d

2009/03/22

I Work around the clock today

Today

由大埔到中環到坪洲到喜靈洲

到坪洲到中環

到尖沙嘴到長沙灣

到旺角到港大

到尖東到九龍塘

到長沙灣到大埔

What does it mean?

——————————————————————————

Based on the above I was asked a question today.

「都唔知你為左D mug」

Again, based on this question,

我打算

在年輕的時候

無悔的為理想使命公義成就事業創造改革革新而努力、奮鬥、戰鬥

將生命的密度加大

然後適時進入人生另一階段

做個好媽媽

好成人

好senior citizen

到時候

青春黃金過了

退位讓賢

支持下一代

尊重年青人

2009/03/16

中國網路上的一個現象—「草泥馬」 vs 「操x媽」

Filed under: Identiy,News — pinksealife @ 17:28

諷網路審查 中國網民高歌草泥馬

台灣 自由時報 電子報

編譯陳成良/特譯

自從一月間橫空出世以來,「草泥馬」在中國迅速竄紅,這頭「網路神獸」已不再只是一種現象,而是成了中國網民嘲諷、抵抗當局網路審查制度的象徵。

視訊分享網站YouTube的草泥馬兒歌點閱人次已高達一百四十萬,關於牠習性的紀錄片有逾十八萬人次觀看;商店正在出售草泥馬玩偶;連知識份子也撰寫草泥馬的社會意義,「草泥馬」(操X媽)大戰邪惡「河蟹」(暗喻胡錦濤所提倡之「和諧」社會)的故事正在網路上廣為流傳。

草 泥馬在中文諧音中的意思特別低級齷齪,這也正是它想要表達的,顯示網民對當局的不滿和憤怒,主因之一是去年底中國網路出現聲援連署「零八憲章」的聲音後, 北京當局開始積極執行所謂「整治互聯網低俗之風專項行動」。至二月中旬為止,已經關閉了一千九百多個網站及兩百五十個部落格,不只色情網站,連涉及政治與 其他敏感議題的線上論壇與即時通訊群組,甚至手機簡訊都遭查禁。

中國部落格界因言論尺度較開放而備受讚譽的「牛博網」,也遭封網,原因可能是有許多自由派思想的部落客在此高談「零八憲章」細節。

在中國極權體制下,「草泥馬」被視為破壞性舉動的例子之一,但卻能以諧音躲過嚴密審查。這種惡搞雙關語不僅凸顯中國政府審查制度之荒謬,也使北京嚴控網路資訊流通的能力面臨考驗。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中國互聯網項目主任蕭強指出,草泥馬已成了反抗中國審查制度的標誌。「這種表達與卡通影片或許是對不合理統治做出幼稚反應,但事實卻是廣大的網路人口,從正經八百的學者到向來對政治冷感的都會白領階級,都加入了這個大合唱,顯示出這種感受有多強烈。」

美國耶魯大學政治人類學家詹姆斯.史考特所著的《弱者武器》(Weapons of the Weak)一書,描述了無力的農人如何反抗獨裁政權。中國知名部落客、北京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郭於華就把草泥馬比喻為網路時代的「弱者武器」。

中國網民把當局整肅網站、限制言論自由,演繹為一場「草泥馬」與「河蟹」的戰爭,而眾多中國網民深信,草泥馬終究會戰勝邪惡的河蟹。

(取材自紐約時報)

「 草 泥 馬 」

var hitrate =0;
var maxcount = today_top_rank.ART_RANKING.ARTICLE_ID.length;
for (i=0;i< maxcount;i++) {
if (today_top_rank.ART_RANKING.ARTICLE_ID[i] == “12486486”) {
hitrate = Math.round(today_top_rank.ART_RANKING.PV_SCORE[i] * 100 / 3);
hitrate = dojo.number.format(hitrate, {pattern : “#,##0”});
break;
}
}
document.getElementById(“hit_rate”).innerHTML = “瀏覽人次: “+hitrate;

// detect to collaps div
try {
if (! netDrive.Setup.getRemark(“atnext”, “art_sup”, 3, ((NMI_artList_obj[0][“art_id”] == getUrlParam(“art_id”))?1:2), “Middle”, “adShown”)) {
document.getElementById(“AD_300X250_art”).style.display = “none”;
}
} catch (e) {}

看 了 YouTube 上 的 「 草 泥 馬 」 系 列 作 品 , 差 點 笑 翻 在 地 。
「 草 泥 馬 」 是 中 國 網 民 最 近 最 有 創 意 的 一 次 惡 搞 , 表 面 上 用 北 方 粗 話 搞 笑 , 但 在 搞 笑 間 , 也 包 含 了 政 治 諷 刺 。
至 於 如 何 諷 刺 中 國 的 政 治 現 狀 , 那 就 要 首 先 明 白 什 麼 叫 「 草 泥 馬 」 。 這 三 個 字 , 會 北 方 話 的 人 , 也 就 是 大 概 除 了 「 正 宗 香 港 人 」 之 外 , 所 有 中 國 人 都 一 聽 就 笑 的 。
好 了 , 政 治 我 們 一 會 再 說 , 先 為 香 港 同 胞 解 釋 一 下 「 草 泥 馬 」 , 這 種 義 務 工 作 , 我 最 喜 歡 做 了 。
「 草 泥 馬 」 , 就 是 「 操 你 媽 」 的 諧 音 。 如 果 你 會 說 普 通 話 , 就 會 分 得 出 「 馬 」 和 「 媽 」 的 讀 音 分 別 。 「 馬 」 發 第 三 聲 , 「 媽 」 發 第 一 聲 。
但 是 , 如 果 是 一 個 天 津 人 說 「 操 你 媽 」 , 那 就 是 「 草 泥 馬 」 , 這 就 是 北 方 話 生 動 好 玩 的 地 方 , 用 普 通 話 來 說 , 有 點 不 像 , 用 北 方 土 話 一 說 , 活 靈 活 現 。 這 一 點 , 香 港 同 胞 尚 須 努 力 , 不 然 跟 全 國 人 民 相 處 的 時 候 , 就 少 了 許 多 語 言 上 的 樂 趣 和 共 鳴 。
「 草 泥 馬 」 以 一 個 童 話 故 事 形 式 現 身 , 在 網 上 傳 播 之 後 , 成 為 一 股 惡 搞 潮 流 , 吸 引 了 許 許 多 多 網 民 加 入 創 作 , 各 種 形 式 都 有 , 創 意 無 限 , 其 中 有 一 段 《 草 泥 馬 的 愛 情 》 , 最 為 「 動 人 」 , 有 兩 個 聲 音 稚 嫩 女 生 對 答 演 唱 , 說 在 「 馬 勒 戈 壁 」 ( 媽 那 個 × ) 上 有 「 草 泥 馬 」 這 種 神 獸 , 並 且 還 分 了 三 種 , 一 種 渾 身 雪 白 , 叫 「 白 草 泥 馬 」 , 一 種 十 分 奔 放 , 叫 「 狂 草 泥 馬 」 , 最 後 一 種 , 是 「 草 泥 馬 」 和 「 法 克 魷 」 生 出 的 愛 情 結 晶 , 叫 「 法 克 泥 馬 」 。
除 此 之 外 , 還 有 一 個 「 朝 尼 族 」 ( 操 你 族 ) , 有 一 個 「 朝 尼 大 爺 」 , 「 朝 尼 族 」 的 祖 宗 , 就 是 「 朝 尼 祖 宗 」 。
在 如 此 粗 鄙 的 語 言 之 中 , 卻 有 這 樣 的 「 歌 詞 」 : 「 缺 水 的 情 形 注 定 草 泥 馬 無 法 發 出 正 常 的 聲 音 。 」 這 樣 點 出 了 主 題 , 在 中 國 , 當 沒 有 正 常 渠 道 讓 人 發 出 正 常 聲 音 的 時 候 , 人 們 只 有 用 粗 鄙 的 惡 搞 來 發 洩 不 滿 , 於 是 一 人 「 草 泥 馬 」 , 人 人 「 草 泥 馬 」 。

A Dirty Pun Tweaks China’s Online Censors

BEIJING — Since its first unheralded appearance in January on a Chinese Web page, the grass-mud horse has become nothing less than a phenomenon.

A YouTube children’s song about the beast has drawn nearly 1.4 million viewers. A grass-mud horse cartoon has logged a quarter million more views. A nature documentary on its habits attracted 180,000 more. Stores are selling grass-mud horse dolls. Chinese intellectuals are writing treatises on the grass-mud horse’s social importance. The story of the grass-mud horse’s struggle against the evil river crab has spread far and wide across the Chinese online community.

Not bad for a mythical creature whose name, in Chinese, sounds very much like an especially vile obscenity. Which is precisely the point.

The grass-mud horse is an example of something that, in China’s authoritarian system, passes as subversive behavior. Conceived as an impish protest against censorship, the foul-named little horse has not merely made government censors look ridiculous, although it has surely done that.

It has also raised real questions about China’s ability to stanch the flow of information over the Internet — a project on which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lready has expended untold riches, and written countless software algorithms to weed deviant thought from the world’s largest cyber-community.

Government computers scan Chinese cyberspace constantly, hunting for words and phrases that censors have dubbed inflammatory or seditious. When they find one, the offending blog or chat can be blocked within minutes.

Xiao Qiang, an adjunct professor of journalism at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who oversees a project that monitors Chinese Web sites, said in an e-mail message that the grass-mud horse “has become an icon of resistance to censorship.”

“The expression and cartoon videos may seem like a juvenile response to an unreasonable rule,” he wrote. “But the fact that the vast online population has joined the chorus, from serious scholars to usually politically apathetic urban white-collar workers, shows how strongly this expression resonates.”

Wang Xiaofeng, a journalist and blogger based in Beijing, said in an interview that the little animal neatly illustrates the futility of censorship. “When people have emotions or feelings they want to express, they need a space or channel,” he said. “It is like a water flow — if you block one direction, it flows to other directions, or overflows. There’s got to be an outlet.”

China’s online population has always endured censorship, but the oversight increased markedly in December, after a pro-democracy movement led by highly regarded intellectuals, Charter 08, released an online petition calling for an end to the Communist Party’s monopoly on power.

Shortly afterward, government censors began a campaign, ostensibly against Internet pornography and other forms of deviance. By mid-February, the government effort had shut down more than 1,900 Web sites and 250 blogs — not only overtly pornographic sites, but also online discussion forums, instant-message groups and even cellphone text messages in which political and other sensitive issues were broached.

Among the most prominent Web sites that were closed down was bullog.com, a widely read forum whose liberal-minded bloggers had written in detail about Charter 08. China Digital Times, Mr. Xiao’s monitoring project at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called it “the most vicious crackdown in years.”

It was against this background that the grass-mud horse and several mythical companions appeared in early January on the Chinese Internet portal Baidu. The creatures’ names, as written in Chinese, were innocent enough. But much as “bear” and “bare” have different meanings in English, their spoken names were double entendres with inarguably dirty second meanings.

So while “grass-mud horse” sounds like a nasty curse in Chinese, its written Chinese characters are completely different, and its meaning —taken literally — is benign. Thus the beast not only has dodged censors’ computers, but has also eluded the government’s own ban on so-called offensive behavior.

As depicted online, the grass-mud horse seems innocent enough at the start.

An alpaca-like animal — in fact, the videos show alpacas — it lives in a desert whose name resembles yet another foul word. The horses are “courageous, tenacious and overcome the difficult environment,” a YouTube song about them says.

But they face a problem: invading “river crabs” that are devouring their grassland. In spoken Chinese, “river crab” sounds very much like “harmony,” which in China’s cyberspace has become a synonym for censorship. Censored bloggers often say their posts have been “harmonized” — a term directly derived from President Hu Jintao’s regular exhortations for Chinese citizens to create a harmonious society.

In the end, one song says, the horses are victorious: “They defeated the river crabs in order to protect their grassland; river crabs forever disappeared from the Ma Le Ge Bi,” the desert.

The online videos’ scenes of alpacas happily romping to the Disney-style sounds of a children’s chorus quickly turn shocking — then, to many Chinese, hilarious — as it becomes clear that the songs fairly burst with disgusting language.

To Chinese intellectuals, the songs’ message is clearly subversive, a lesson that citizens can flout authority even as they appear to follow the rules. “Its underlying tone is: I know you do not allow me to say certain things. See, I am completely cooperative, right?” the Beijing Film Academy professor and social critic Cui Weiping wrote in her own blog. “I am singing a cute children’s song — I am a grass-mud horse! Even though it is heard by the entire world, you can’t say I’ve broken the law.”

In an essay titled “I am a grass-mud horse,” Ms. Cui compared the anti-smut campaign to China’s 1983 “anti-spiritual pollution campaign,” another crusade against pornography whose broader aim was to crush Western-influenced critics of the ruling party.

Another noted blogger, the Tsinghua University sociologist Guo Yuhua, called the grass-mud horse allusions “weapons of the weak” — the title of a book by the Yale political scientist James Scott describing how powerless peasants resisted dictatorial regimes.

Of course, the government could decide to delete all Internet references to the phrase “grass-mud horse,” an easy task for its censorship software. But while China’s cybercitizens may be weak, they are also ingenious.

The Shanghai blogger Uln already has an idea. Blogging tongue in cheek — or perhaps not — he recently suggested that online democracy advocates stop referring to Charter 08 by its name, and instead choose a different moniker. “Wang,” perhaps. Wang is a ubiquitous surname, and weeding out the subversive Wangs from the harmless ones might melt circuits in even the censors’ most powerful computer.

文前,大家先學學普通話:草﹣﹣泥﹣﹣馬打敗河﹣﹣蟹。

在那荒茫美丽马勒戈壁

有一群草泥马,

他们活泼又聪明,

他们调皮又灵敏,

他们由自在生活在那草泥马戈壁,

他们顽强勇敢克服艰苦环境。

噢,卧槽的草泥马!

噢,狂槽的草泥马!

他们为了卧草不被吃掉 打败了河蟹,

河蟹从此消失草泥马戈壁

兩岸歪歌《草泥馬》尬《趕羚羊》

逾900萬人次瀏覽《趕羚羊》譜曲者︰我們早生3年

2009年02月19日蘋果日報

【徐 銘穗╱台北報導】網路上近來有首暴紅的中國《草泥馬之歌》與台灣《趕羚羊》發生熱戰!《草泥馬之歌》描寫一批馬艱苦求生故事,兒童合唱版本乍聽以為是勵志 歌,但歌詞中的大草原「草泥馬戈壁」及馬的「臥槽」,原來是粗話「操你媽個屄(音同逼)」、「我操」,在網路上已累積九百萬人次瀏覽;台灣《趕羚羊》譜曲 者笑說:「趕羚羊比草泥馬早生了三年啦!」

網友:笑到氣喘發作
中國網友創作的《草泥馬之歌》,有童聲合唱搭配羊駝在草原戈壁奔跑的畫面版,還有動畫RAP版本,兩版本歌詞內容不同,都描寫一群住在「馬勒戈壁」(媽你個屄)、專吃「臥草」(我操)生物「草泥馬」,歌詞寫著「在那荒芒美麗馬勒戈壁,有一群草泥馬……噢,臥槽的草泥馬!」
《草泥馬之歌》被張貼上網後,隨即在各大論壇、影音網站、個人部落格瘋狂轉載,在知名影音網刊載十餘天,累計超過九百萬人次瀏覽;台灣網友驚呼:「跟趕羚羊有得拼了!」有人說:「我笑到差點氣喘發作!」
王姓網友分析說,台灣的《趕羚羊》歌詞「趕羚羊,草枝擺,羚羊最愛眾人趕……」意境優美,歌詞也合理,但對岸的《草泥馬之歌》歌詞顯得突兀,「功力還是輸台灣人啦」。

受封年度最佳勵志歌
中國網友則捍衛說:「蒼天!真是太牛B啦(意指厲害)!」還將《草泥馬之歌》譽為是今年度最佳勵志歌曲;台灣《趕羚羊》譜曲者之一的S.H.K.搞笑回應:「趕羚羊比草泥馬早生了三年啦!想跟趕羚羊打對台,大陸的同胞,你們還太嫩了啦!」

兩岸網路歪歌比一比
資料來源:中國網路搜尋引擎百度百科、youtube

草泥馬之歌
在那荒芒美麗馬勒戈壁,有一群草泥馬,他們活潑又聰明,他們調皮又靈敏,他們自由自在生活在那草泥馬戈壁,他們頑強勇敢克服艱苦環境,噢,臥槽的草泥馬!噢,狂槽的草泥馬!他們為了臥草不被吃掉打敗了河蟹,河蟹從此消失草泥馬戈壁。
草泥馬=操你媽
馬勒戈壁=媽你個屄
臥槽、臥草=我操
河蟹=和諧,意指中國推行「和諧社會」,經常以此為由移除消息或負面報導,中國網民以「河蟹」一詞代指封鎖、掩蓋負面消息的行為,同時也有螃蟹橫行的涵義。

P

2008/11/13

Baroque

Filed under: beauty,Identiy — pinksealife @ 11:58

 

“the word baroque is derived from the Portuguese word “barroco”, Spanish “barroco”, or French “baroque”, all of which refer to a “rough or imperfect pearl”.

“Pronunciation:
\bə-ˈrōk, ba-, –ˈräk, –ˈrȯk\
Function:
adjective
Etymology:
French, from Middle French barroque irregularly shaped (of a pearl), from Portuguese barroco irregularly shaped pearl
Date:
1765 “

2008/11/09

型 靚 柔 美 毅

Filed under: Feel,friends,grow,Hong Kong,Identiy,Laughters,Love,time-traveling — pinksealife @ 22:14
剛才看舊電郵,其中一封在我上船之前從中美奇那裏收到的
.
噢,提醒左我一d野

.
咁cool既呢個佢
.

都可以有一兩句俾我感受到

.

這樣的交情

.

非其他人可比

.
.
.

.

記起中二時

.

運動會

.

比賽失利

.

俾男仔串

.

貼著鐵絲網哭

.

中美奇好Man咁過黎向佢地怒哮

.

這就是她

.
.
.

個時好興投稿去standard young post

.

我就用一篇功課投過去

.
.

題目寫中美奇係一個出色既sportwoman

.

.

此外

.

還有她由外剛外烈轉化成時剛 (at Hockey field) 時柔 (looking at him)

.

還有她在比賽場上變哂態非嬴不可好似冇埋條命都不計既印象

.

仲有佢既包袱

.

仲有佢表面極冷酷咁同我將束花丟落垃圾筒又諗我俾人呃既畫面

.

型 靚 柔 美 毅

.
.

呢個朋友真係好過濟

.
.

Pinky,

Hey, don’t really know you are going on a cruise… Sorry for not being able to go to the party for Diane. How dare you not coming to Denmark!!! Really wanna chat with you gals and I’m missing ‘home… I’m pretty sure you’ll enjoy your trip to so many places~~ Yet you really need to take care. Don’t get sick and faint when your aunts come. XD Get me updated for your trip, okay?
Love,

2008/11/03

從「草蜢」到香港的「漂流教室」

Filed under: Hong Kong,Identiy — pinksealife @ 14:45

獨自在家的晚上抬頭嚇見一隻草蜢在天花亦步亦趨

阿爸喺電話叫我自已搞掟佢,又唔可以打999

站在屋裏的海角七號苦思了一會後,心想莫非真的要自己上陣突然想起鄰居於是揀了最熟的一戶打算救求

打開門是我的「兒時玩伴」正好她的男友人在家,並英勇地以掃帚送了這不速之客一程

關門前對「兒時玩伴」說「你下次有曱甴我叫阿爸幫你踩」

把門關上,突然想這鄰里的親切關係

諗起而家成了靚女的「兒時玩伴」小時候被阿媽趕出門口喊到叫唔到聲既慘況

記得我帶住我個女仔芭比去搵隔離屋另一「兒時玩伴」同佢個男芭比French kiss 然後阿爸阿媽驚訝地話唔可以咁玩,再咁就沒收(比著而家呢種性文化教育可能落後左d)

阿女麻新年整既年糕人吃人讚,原來係跟以前剛黎港時係上環既同屋主學既

近期幾紅既胡恩威曾近講過佢對香港價值既睇法︰「小時住在樂富,很能感到那種社區鄰里的親切關係。現在的規劃政策,對人的尊重越來越低。從前的H型公屋、前舖後居,都有助建立守望相助,互助互愛的社區關係。」

的確,而家既香港社會多左好多冷漠同陌生

就是走在apm time square MK 的街上,時不時會有種很累很空洞的感覺

有時成日裏面竟然可以同一個人打招呼既時候都冇

有時我連同阿女麻講野都望住部腦

好多嘢都係同出一徹既

城市裏的陌生人冷漠

回到家對家人也會冷漠

這是個實實在在的警號啊

「試想鄰里之間互相幫助,能為政府節省多龐大的開支?」

政府做左d mug?無做d mug?

傳媒有鼓吃人打機做電車男做港女

股神建立左錢文化同中環價值

但係冇人帶人情味入香港社會

而政府好似樣樣都有做好似冇做

 

或者要搵人包裝下「人情味」變成出得議事堂既issue,講下對香港競爭力前途$$$經濟旅遊業有咩幫助

胡恩威評香港「古惑仔」文化 2004-12-22

Filed under: Hong Kong,Identiy — pinksealife @ 14:02

洪 磬

 胡恩威,一個香港文化界響噹噹的名字,建築師,原創劇場進念二十面體的導演,多個文化委員會與民間組織的成員,又是筆耕不倦的文化評論人。多年來除了創作,還就公共文化藝術的議題發表大量評論文章,在民間用知識分子的聲音喊出大眾的心聲。

 

 在我們緬懷戰後的經濟神話,並計劃再打造一個的時候,十一月底,胡恩威出席本報與香港各界文化促進會主辦的「西九龍論壇」,批評政府對文化的態度。

 近年香港「名嘴」和意見領袖愈來愈紅火,胡恩威看自己「文化評論人」這個身份,最重視的,是知識性,以及知識的代言人在社會中的積極角色。

 也許,在現實中、在現代社會,意願與現實、硬件與軟件要認清一點。

評論與多元社會

 「文化評論人的角色,就是透過分析論述與批評公共事情,帶動社會討論。」

 「批判很容易,但在殖民教育,忽略了評論部分,而是製造學生機器。但每個人的性格能力都不相同,而香港的教育基本上只製造兩類人:Sales同經理,至多是管理層的人才,再高層次的領袖所需要的魄力和道德承擔,則沒有栽培。我大學時很多唸工程的同學後來都幹電子Sales。」

 「我們太重視短期經濟利益,忽視長期的發展。應該有一個平台,給不同的人發揮空間,社會是要有分工的,不是分高低,而是讓不同界別的人都覺得自己對社會有貢獻。」

公屋文化 

 「小時住在樂富,很能感到那種社區鄰里的親切關係。現在的規劃政策,對人的尊重越來越低。從前的H型公屋、前舖後居,都有助建立守望相助,互助互愛的社區關係。」

 胡恩威重視的,卻不是這些漂亮的口號,而是這些價值失落的後果。

 「試想鄰里之間互相幫助,能為政府節省多龐大的開支?」

古惑的弊病

 這正是胡恩威的香港情懷。一種理性的懷念,懷念的是那種生活實實在在的好處,而不是空洞的口號。因為正如批評,喊美好的口號太容易了。

 對此,他又回到歷史中找答案。

 「香港是一個製造業為本的社會,崇尚『搞得掂就得啦』,不會想背後複雜的問題。」

 問題是,是否真的「搞得掂」?

 「像政府在西九龍招標的過程中取巧說不是招標,只是『邀請建議書』,建議完是可以改的,那麼怎去評核?這只會引起混亂。」

 「香港人對標準沒有興趣。口頭禪『觀點與角度的問題』,就是不尊重標準。一齣電影喜不喜歡可以主觀,但好與不好則背後有其歷史、有系統,是可以辯論的。這次西九龍也是一樣。」

鮮活的多元

 胡恩威曾在英國留學,對外國的多元感受很深。「只要到報攤看看,翻翻電視節目表,就知道有很多不同種類、檔次的雜誌、節目的多元。他們也有很低俗的小報,但同時有很多很『硬淨』的討論。」

 他的多元,是「多元的多元」,非如香港的主流雜誌,幾乎全都是販賣消費資訊和八卦消息,不過是不同的商品而已。

 「通俗的當然可以存在,但不能只有這些。賺錢的人才和行業要有,但也要有空間給其他的志向。」

 更令他憂心的,是通俗文化升上神,被拿到大學裡去供奉。「作為文化現象去研究是可以,但若請他們去教書,他們有沒有這個能力呢?」

 「港英時代,『諗野是在倫敦諗的』,很多決策都是在那裡做的,來到香港只是執行。分析本土的研究計劃,像研究建築物怎樣節省冷氣,其實很有意義,但多不獲批。」

 「作為文化評論人,我只能就個別事例發表論述和意見,但我們也受資料所限,而且如人口政策的研究是應該持續進行的。最理想的做法,是成立智庫,就各個政策範疇作長期研究。香港就是缺乏這種智庫文化。」

 「香港充滿著抽象的道德,最有錢的人都不是Intellectual Type(知識分子類型)。猶太人之所以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就是因為他們不單有錢,而且能在思想上影響整個美國。」

打造文化軟件

 「香港主流的仍是一種『古惑仔』價值觀,唯利是圖,但錢不是一種價值來的呀。很多事情不是說說就可以的,慈善也不只是捐錢,而是要身體力行去做的。」還是一句老話:香港是硬件充足,軟件空白。

 「香港的年輕人都是娛樂湊大的,學到的是『八婆野』,簡單來說就是『憎人富貴厭人貧』,自己想有錢而沒錢,又妒忌別人有錢。」

 「作為評論人,我所能做的只是分析和提供主流以外的選擇。我相信社會改變是一種集體意識,講好容易,做就要一步一步來。我只能以身作則,言行如一。」

文化漸進價值觀連貫

 當年胡恩威初到英國,正值戴卓爾夫人主政,「很灰暗,市議會破產,街燈也熄滅了,但印象最深的是他們仍然有生活。窮而有生活,像舊時香港,一家大細去大排檔吃飯。那樣Human Capital(人力資本)仍在,一個社會的標準和元氣仍在。」

 「那時候競選市政局,最大的得著是落區洗摟、握手,在學校門口與家長傾談。透過這個過程,我親身感受到他們是如何生活的,也就知道要捍衛的,究竟是甚麼。」

 「一個社會其實應該是保守的。不過歐美是保守中有開放。他們有一套公認的價值觀,但若你的一套講得通,他們又會接受,這樣便能夠自我完善,便可以永續發展。」

 「這種保守,就是有一套可辯論的標準。」

 「他們的文化是漸進式的,沒有斷裂。相反中國文化則是從前的道德、政權、甚麼都混在一起,現在重整階級結構則過了火。香港已有很發達的硬件,例如法治、廉政,高效率的行政系統等,到我們這一代,少了很多束縛,是可以做點實事、可以為內地作為『示範單位』的。」

西九的啟示︰香港,禁欲假道学與短视创意?

Filed under: Hong Kong,Identiy — pinksealife @ 13:53

香港食色 2008/10/5 胡恩威

香港是移民社会,四九年后,来自五湖四海的中国人都来到香港, 那些不同地方的吃也来了香港, 中菜来了,西餐也是有的,俄国菜车里哥夫皇后,还有Jimmy Kitchen和各种扒房餐厅。八十年代,日本经济全球化日本也来到香港,日本菜也成为了一种香港人喜欢的菜, 由八十年代的中森明菜到现在自菜菜子,也是香港男生喜欢的菜,香港人说”你条菜好正“的那个””字也可能是和中森明菜有些关系, 女人成为了一条菜,被男人吃了的菜。日本的色也来了香港,三仔四仔五仔3P4P熟女少女老师同学护士医生警察, 日本的色成为了香港男生的色欲指南百科全书,日本的色也是一种”吃”的过程,身体成为了食物,被吃的和吃的,被吃的内体快感,吃的精神快感,造爱成为了一种互吃的过程, 所以香港人不太喜欢西方A片,因为西方A片是运动,而不是吃,两个人在造运动,造爱造的运动, 所以没有了食和色的双重快感。 只是一种单纯的运动式阳性性欲。
日本A片和Sex and the City 都是关于性心理多于性本身。是很女性化的质感, 都是关于女性面对性欲的可能和痛苦,是一种回归传统的女权主议, 而不是港式观念的”性”是女性宝贵的商品,性是单向的男性需求。女性出现性欲便是一种不可告人的罪行, 这种观念被媒体这几年放得越来越大。所以香港人的性生活指数年年创新低,质素低时间短, 不是无因的。为什么? 因为我们根本没有一个正常平台可以去讨论和分享关于性和色的种种问题, 学校不可以,传媒也不可以. 所以sex and the city 的受欢迎是一种香港女性对色和情的一次“解放”. 那些王晶先生和TVB 的仿 Sex and the city 没有”成功”,因为他们的麻已和师奶也只是把sex当成那种 “哗!真系好有口感“的白痴饮食节去处“性””哗的得呀!“. 根据弗罗伊德的说法,是和创造力有关的,香港或的禁欲假道学和香港式的短视创意是不是有着某些关系? 香港这些年吃的质素色的质素也在大倒退,别的不说,以前随处都吃到的美味新鲜价廉的油条,现在已经差不多在香港消失。一条油条也许是上岗上线, 但吃着一条新鲜热呼呼又脆又软的质感,真的真的和色的质感有些相似。
食本来是香港的最好, 好在平价有平价的美味,贵价有贵价的精美,各种大菜五潮四海,广东潮州江浙四川湖南越南泰国都可以在香港找到好吃的,街边小食平民百姓也有自己的美味生活,白粥油条也好,奶茶厚多士也妙,煲仔饭呀烧味味,都是好味美味,有性格的美味,日本人怎样学也学不到的,那种大气和细致。一碟叉烧饭加西洋菜煲猪骨例汤,乳猪烧肉,各种各种的滚汤煲汤,皮蛋滚鱼片汤,清补凉煲猪骨汤,还有那些变化万千的点心,叉烧包烧卖的做法已经是五花八门,鱼蛋粉牛丸河车仔面,还有潮州打凉,我们都吃大的,英文说 you are what you eat , 是的香港人的宗教是吃,香港人为食而生,为食而死。
饭局是香港人的一种仪式, 形容某个阶层的一种交际活动,在饭局里交流交友交心, 那个”智能饭局”是什么格局?那是主持人“吃硬你”的格局,一面吃一面讲心事,吃完一度菜又一度菜, 一个个的饭局,世界大事国家前途香港命运也在饭局里一面吃一面说尽了,又或者一面吃一面在吹水. 饭局里面要吃,唱K也是要吃,打麻雀的省局也是要吃的。

色是香港人的最“想要”但永远得不到的悲剧。偷偷摸摸的去找色找性. 学校大都没有性教育, 就算是有也是禁欲主义的性教育或者是性卫生教育。以前没有网络没有DVDVCD, 性“知识大都来自文字和图片了, 姊妺杂志的性信箱,依达的威威李私记,现在就是一切来自影像了. 食香港人可以直接去食,但色成为了一种像毒品一样的禁忌又或者是一种想象,所以一切八卦和传媒都在利用色的禁忌来制造一种消费欲望。西方有弗罗伊德,所以西方人至少有着一种性科学, 性心理和身理的科学,欲望的科学, 所以没有太多假道学,人人可开门见山面对自己的欲望,食和色都是欲望,人类本能的必然需要。
食和造爱一样可以是神圣的仪式,也可以是一种动物的本能反应过程,也可能只是人存在的一个程序饿了便吃,饿了便造,以前苏杭上海的富贵有人吃可以吃出几个小时,边吃边谈边吃, 海上花都是吃的场面,在房间里是吃, 也可以是几分锺把饭把菜放到肚里,味道是什么也下重要, 肚饱就好了。食色性也是香港人生存的本色,一切也是为了食和色,食好像没有什么道德, 什么也可以吃in the name of 吃, 色和性就是想要又不要人知道, 就是成为假道学,你看看那些上戴相片那种对陈冠希像宝哥哥的指责,也是大家出于对那种齐人之福的嫉妒,多于是相信道德, 网上世界成为了性爱大观园,我们的平民百姓成为了刘姥姥,小见多怪,口不对心, 沉迷但不承认, 一个又一个的美色被你这个小白脸吃了,还了得吗? 所以大家都以道学家的理由去看这些色相,一面口中叫坏,心里面就是很high.

2008/10/26

「文化政策與公民社會─香港有甚麼可能?」龍應台 2004年11月9日

Filed under: Hong Kong,Identiy — pinksealife @ 11:12

香港,你往哪裡去?
對香港文化政策與公民社會一點偏頗的觀察

到稅務局繳完了稅,下樓時覺得特別神氣,從此以後 多了一重身份:香港的納稅人。寫這篇文章,就是在盡一個香港納稅人的義務,當然,也是權利。

石水渠街的野薑花

從稅務大樓出來,橫過幾條大道就可以到石水渠街,我要到那兒買一把野薑花。窄窄的石水渠街是一個露天市場,擠擠攘攘的,人情味十足。鞋店前放著幾個水桶, 火百合、滿天星、野薑花,隨興地「扔」在裡面,愛買不買。海產店前一攤一攤的鮮活漁貨。一隻巴掌大小的草蝦蹦到隔鄰的一籠青翠的菠菜上,又彈到地面;嚇了 一跳的家庭主婦將它撿起,笑瞇瞇交還給魚販。腆著肚子的屠戶高舉著刀,正霍霍地斬肉;千錘百鍊的砧板已經凹成一個淺盆。駝背的老太太提著菜,一步一步走在 人群裡,雖然擁擠不堪,她不慌不忙,顯然腳底熟悉每個地面的凹凸,眼裡認識每個攤子後面的鄉親。
野薑花聽說來自南丫島的水澤裡。我買上一大把,抱在懷裡,搭上開往石塘咀的老電車,一路叮叮噹噹晃回西環。

一道公民考題

如果我是香港的公民教育老師,我會出這麼一個考題:
中區警署十七棟古意盎然的歷史建築要交給地產商開發。灣仔的石水渠街露天市場要拆除,古老「印刷一條街」利東街要拆除,灣仔老街市要拆除。。。舊的,老 的、矮的建築,狹窄的擁擠的老街老巷,要讓位給玻璃和鋼筋的摩天大樓,變成昂貴的公寓大樓或者寒光懾人的酒店商廈。

西九龍文娛區的競標廠商紛紛提出了規劃,毫無意外地,全是地產財團。標書指定要有的四個博物館、三個表演廳,地產商正在進行全球性的合縱連橫、做如火如荼的宣傳。香港的報紙突然每天都是國際美術館的長而拗口的名字。

同時,公民教育委員會製作了一個宣傳短片,「心繫家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歌配上溫馨動人的畫面,每天在新聞報導前播出。精心包裝的愛國教育在悄悄進行中。

請指出,以上看起來互不相關的三件事,隱藏著什麼內在的關聯?試從三件事中看出香港的文化政策及公民社會的發展狀態。

「中環價值」壟斷

香港宣傳自己的標語是:亞洲的國際都會,Asia’s world city. 這個自我標榜沒錯,觀光客所看見的香港也是這樣一個面貌:地面上有高聳入雲的大樓、時髦精美的商店,地面下是四通八達的運輸密網、人定勝天的填海技術。看 得見的是名牌銀行林立,貨櫃碼頭如山,看不見的是精細複雜的金融制度,訓練有素的專業人才, 清廉效率的政府、法治的管理。

國際上所看見的,以及香港人自己所樂於呈現的,就是這樣一個香港:建築氣勢凌人、店鋪華麗光彩、英語流利、領口雪白的中產階級在中環的大樓與大樓之間快步穿梭。也就是說,中環代表了香港,「中環價值」壟斷了、代表了香港價值:在資本主義的運作邏輯裡追求個人財富、講究商業競爭,以「經濟」,「致富」,「效率」,「發展」,「全球化」作為社會進步的指標。

外面的人走在中環的大道上,仰著脖子欣賞高樓線條的炫麗,不會看見深水陂街上那些面容憔悴、神情困頓的失業工人,或是多年住在觀塘和元朗卻從沒去過中環的 新移民婦女。外面的人守在尖沙咀海濱星光大道上等候驚天動地的煙火表演,不會想到,香港七百萬人中有一百四十五萬人活在貧窮線下,有很多很多的獨居老人像 雞鴨一樣長年住在籠子裡;不會想到,這個「亞洲的國際都會」在貧富不均的指標上高居世界第五,與智利、墨西哥、哥斯達尼加、烏拉圭同流。外面的人不會想 到,姿態矜持而華貴的中環其實只是香港眾多面貌中的一個而已。

這樣的敘述,其實也不正確,因為我很快就發現,香港裡面的人,也有許多人看不見中環以外的香港,也把「中環價值」當作唯一的價值在堅持。

拆,拆,拆

九龍寨,調景嶺,早就拆了。因為九龍寨和調景嶺骯髒、混亂、擁擠,用「中環價值」來衡量,代表了令人羞恥的「落後」。九龍寨和調景嶺所凝聚的集體記憶與歷史情感,是掃進「落後」的垃圾堆裡一併清除的。

旺角的郎豪酒店剛剛落成。龐大的建築體積座落在窄窄的上海街上,高牆效應使上海街上的人變得非常微小,彷彿老鼠爬在牆角下。啟德機場移走之後,九龍的建築限制改變,郎豪預告了九龍將來的面貌:九龍也將中環化。

灣仔的 Mega Tower 酒店也是地產商一個巨大的建築計畫,如果通過,意味著灣仔老街老巷老市場的消失,老鄰居老街坊的解散;意味著原本濃綠成蔭的老樹要被砍除,栽上人工設計出 來的庭園小樹,加棚加蓋鋪上水泥,緊緊嵌在大樓與大樓之間。

Bauhaus 風格的老街市要被拆除,藍色的老屋要被拆除,石水渠街的老市場要被拆除,中區警署的歷史建築群,包括域多利監獄,要交給地產商去「處理」,讓他們建酒店商 廈。更多的酒店,更多的商廈,更多的摩天大樓,像水淹過來一樣,很快要覆蓋整個香港。

中區警署:祖母的日記能招標嗎?

來香港一年,有很多的驚訝,但是最大的震驚莫過於發現,香港政府對於香港歷史的感情竟是如此微弱。 讓我們看看中區警署。就藝術而言,中區警署建築群的風格代表了殖民時代的美學,在香港已經是「瀕臨絕種」的稀有建築。就歷史而言,域多利監獄當年監禁過反 清的革命志士,也殘害過反日的文人。是否監禁過孫中山,史學家還在辯論;即使將來證明沒有,辯論的過程本身也已經為歷史添加了重量。而即使沒有孫中山,難 道戴望舒的獄中血淚還不足以使這個監獄不朽嗎?*

獄中題壁

如果我死在這裡

朋友啊,不要悲傷

我會永遠地生存

在你們的心上。。。

當你們回來,從泥土

掘起他傷損的肢體。。。

把他的白骨放在山峰

曝著太陽,沐著飄風

在那暗黑潮濕的土牢

這曾是他唯一的美夢

1942年4月27日

除了戴望舒之外,還有多少可歌可泣的歷史深埋在域多利監獄裡?牢房裡頭若是江洋大盜,他可能凸顯了香港的治安史;若是因貧困而犯罪的升斗小民,他就呈現了 香港的底層庶民生活史;若是飢寒交迫的非法移民,他就刻畫了香港顛沛流離的遷徙史;若是屈打成招的政治犯,他就為帝國主義的殖民史押上了筆錄。

每一個牢房、每一面牆,都是香港史的證物。我敢說,域多利監獄裡的每一塊磚都是濕的,因為它滲透了香港人的母輩祖輩的淚水和嘆息、香港人集體的創傷和榮耀。政府哪裡有權利把它交給地產商去「處理」掉?你會把祖母手寫的日記本拿去招標出售嗎?

監獄是要保留的,政府說,但是環繞監獄的很多其他老建築,不是太珍貴。或許,但是,請問,做過完整的歷史調查嗎?認真問過市民的想法嗎?歷史建築的文化價 值若是真正被重視,為什麼我們只聽見「經濟效益」四個字?監獄的歷史意義若是真正被珍惜,你可能把它和週邊環境截斷,讓它孤伶伶地站著,被高聳逼人的酒店 和商廈包圍?

如果我是。。。

作文題目:如果中區警署建築群是在台北,我會麼麼做?
如果我是文化局長,我會馬上成立一個專案小組進行這幾件事:

1. 對市長和財長進行說服:歷史記憶是市民身份認同的護照,使一個群體有別於他人的感情印記。而文化保存是一個城市的命脈,與經濟發展也可以並行不悖。

2. 對十七棟建築的每一棟進行深度多元的歷史調查。以域多利監獄為例,委託歷史學者開啟所有監獄檔案,研讀每一個個案,書寫域多利監獄史。透過對政治犯、冤 案、犯罪紀錄、懲罰與感教制度演變等等的研究,香港與中國近代史以及英帝國殖民史血肉相連的一頁可能有嶄新的視野出現。如果資料夠豐富,甚至思考成立監獄 博物館,譬如莫爾本的監獄博物館就是那個城市最辛酸、最動人的一個歷史博物館。
十七棟建築,就是十七種最疼痛、最深刻、最貼近香港人心靈的香港史。以後每一個跟著老師進去走一遍的小學生,都會從一塊磚裡頭看見自己的過去,從而認識自己的未來。

3. 向企業及大眾募款,發起認養古蹟運動,成立國民信託基金。大企業可以捐鉅款,小市民可以「一人一百塊」作古蹟之友。基金用來修復古蹟,同時作為永續保護以及管理經營之用。

如果我不是決策官員而是個小市民,那麼我會用盡力氣發起公民反抗運動,串連所有的非政府組織──環保團體、消費者團體、小學家長會、被虐婦女保護協會、勞 工權益促進會、文史工作室、青年義工。。。,包括國際組織;我會結合所有大學的歷史系、建築系、城鄉研究、都市計畫、景觀系所以及教育學院將來要為人師者 的學生和教授們,與政府進行長期的抗爭。我會靜坐、示威、遊行。我會不間斷地投書給本地和國際的媒體,我會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求援,向國會議員申訴;我會 尋找律師探討控告政府的可能。

最後,告訴你我最後會做什麼:我會用選票把不懂得尊重文化、輕視自己歷史的政府選下去,換政府。但是香港的的政府是不能換的,因為沒有普選。

西九龍:為誰而建?

香港政府不僅止將充滿歷史記憶的老區交給財團去開發,空曠的新地同樣放任財團去發展。西九龍簡直就可以直接寫進文化政策的教科書當作負面教材範例。香港核 心區最後一塊濱海的鑽石地帶,如果講明要做商業開發,靠賣地賺錢,也就罷了,可是政府說,這將是文化項目,要有四個博物館,三個表演廳等等,要在文化上建 設香港。

要建設一個文化的香港,是不是先要知道香港有什麼,缺什麼,哪裡強,哪裡弱?在招標之前,起碼有幾十個非做不可的研究調查:

譬如藝術教育整體研究:香港的教育制度裡有多少藝術教育?與國際評比如何?藝術教育缺哪一環?香港人希望自己的下一代有怎樣的文化素養?西九龍規劃需不需要把青少年的藝術教育當作核心思考?

譬如創意產業調查分析:哪一個產業在香港最具競爭力,最值得重點扶植?如何扶植?動畫是否已被韓國領先?水墨是否有發展空間?設計是否是香港的優勢?如果是,應該設立博物館還是設計學院還是兩者都不要?

譬如藝術人才培養計畫:除了補助以外,是否應該有制度的變革?是否應該提升智慧財產的保護、是否應該加強大學的藝術科系,西九龍如何用來培養本土創作。。。

譬如欣賞人口的擴展:十八歲以下的藝術欣賞人口有多少?什麼獎勵或補助制度可以創造欣賞人口?什麼設施可以吸引更年輕的藝術欣賞者?

譬如弱勢公民文化權的普查:六十五歲以上的長者看什麼戲、聽什麼歌、享用到幾成的文化設施?盲者、聾人、單親媽媽、同性戀者、坐輪椅的、精神病患、監獄犯 人、外籍勞工、尼泊爾和巴基斯坦的弱勢族群、貧窮線下的赤貧者、赤貧者的孩子。。。享用到多少文化的公共資源?康文署所提供的活動裡他們的參與是幾成?如 果弱勢者的文化權沒有被照顧到,那麼西九龍是否應該將之納入考量?

譬如現有文化設施的全面體檢:歷史博物館、科學館、藝術館等等,現有多少參觀人數?藝術教育效應評估如何?是否低度使用?是否浪費空間?是否經營不善?是否資源重疊?

譬如2030年香港文化發展藍圖的提出:香港對自己的文化期許、文化定位是什麼?它所缺的究竟是草根性質的社區兒童圖書館、街坊藝文活動中心,還是水晶燈 紅地毯、一張椅子一萬塊的現代演藝廳?要補強的是中國的還是西方的、現代的還是傳統的、本土的還是國際的?

譬如。。。。
零零星星的研究確實在進行中,但是並沒有整體的藍圖。好像掛一張巨大的文化地圖在牆上,將宏觀的未來藍圖透明疊在現存狀態上,就可以清楚看見自己的強項和 弱點。西九龍應該發揮什麼功能,應該包含什麼設施,應該或不應該做什麼,必須放在這樣一個宏觀、前瞻的藍圖上去思索,才是負責任的規劃。

沒有全面的研究調查,沒有宏觀的文化藍圖,也渾然不談香港的文化定位,就把西九龍交給財團去自由發揮。財團怎麼做呢?他關心香港的藝術發展嗎?他瞭解香港 的文化潛能和文化困境嗎?他有文化的前瞻能力嗎?他對邊緣人、小市民的文化公民權要負起責任嗎?

西九龍落在商人手裡,於是我們就看見典型的香港商業操作上演:一個說,邀了龐畢度來開分店,另一個就說要與古根漢合作,第三個更厲害,找來了「八國聯 館」,號稱要聯合北京的故宮、芝加哥美術館、俄羅斯埃爾米塔日故宮博物館、羅浮宮和澳塞、澳洲博物館、英國維多利亞及亞伯特美術館、多倫多皇家安大略博物 館、西班牙普拉多美術館。商人玩藝術家、建築師、美術館的名字跟他們玩Gucci皮包、Bali皮鞋、Armani服飾、Dior化妝品手法一樣,只是文 化的意義被淘空。

有沒有人在問:這些聲名顯赫的國際美術館進到西九龍,為香港人帶來什麼?香港的孩子會得到更好的藝術教育?本地的藝術家會得到更多發表的空間、創作的資 源?香港文化會從此紮根,香港人會因而對香港文化更有自信?還是說,香港因此會吸引法國人來香港看羅浮宮和奧塞分店,吸引美國人來香港看古根漢分館,吸引 俄羅斯人、加拿大人、西班牙人來香港看他們國家的東西,或者北京人來香港看故宮典藏?

西九龍究竟是為什麼而建?為誰而建?更核心的是:香港的文化藍圖究竟是什麼?人文素養的厚植、文化發展的永續,策略又是什麼?如果對人文有關懷,對未來有擔當,這些問題都是決策者不能逃避的問題。

但你不能對商人這樣要求;商人是為了賺錢發財而存在,政府才是為了關懷和擔當而存在。對香港的孩子、藝術家、文化發展、城市前途有責任的,不是這些商人,是政府。當政府沒有關懷和擔當時,那就是一個有問題的政府。

開發,是香港的意識型態

老區成片成片地剷除,新區不經思索地開發,財團老闆坐在推土機的位子上指揮,政府官員坐在冷氣呼呼的辦公室裡微笑。當財政司長笑瞇瞇地宣布要「開發」大嶼 山──建設刺激遊樂場、水上遊樂場、高爾夫球度假村。。。我又像野貓一樣弓起背、毛髮直豎,想問:你的2030年城市藍圖是什麼?發展還是保育的抉擇、香 港的城市定位,都清楚了嗎,在你把綠油油的大嶼山交給財團、變成工地之前?

在香港,經濟效益是所有決策的核心考量,開發是唯一的意識型態。「意識型態」的意思就是,它已經成為一種固執的信仰,人們不再去懷疑或追問它的存在邏輯。 所造成的結果就是,你覺得香港很多元嗎?不,它極為單調,因為整個城市被一種單一的商業邏輯所壟斷。商廈和街道面貌就是一個最明顯的例子:不管是又一城還 是太古廣場還是置地廣場,一樣的建築,一樣的商店,一樣的貨物,一樣的品味,一樣「歡迎光臨」的音調。走在光亮滑溜的廊道上,你看見物品看不見人,物品固 然是一個品牌的重複再重複,售貨員也像生產線上的標準模。連咖啡館都只有標準面貌的連鎖店。

如果僅只在這些大商廈裡行走,你會得到一個印象:香港什麼都有,唯一沒有的是個性。大樓的反光,很冷;飛鳥誤以為那是天空,撞上去,就死。

城市發展的另一種可能是:老街上有老店,老店前有老樹,老樹下有老人,老人心裡有這個城市特有的記憶,他的記憶使得店鋪有任何人都模仿不來的氛圍、氣味和 色彩。如果不是老店,那麼什麼都不怕的年輕人開起新店,店裡每一根柱子,柱子上哪怕是一根釘子,都是他性格和品味的表達。離了婚的女人開起咖啡館,每一只 杯子、每一張桌布每一瓶花草都是她個人美學的宣示。老婆婆的雜貨店賣的酸菜還泡在一個你從小就看過的陶缸裡,成為你日後浪跡天涯時懷鄉的最溫暖的符號。

香港不是沒有這種個性和溫暖,買得到野薑花的石水渠街、印過喜帖和革命文宣的利東印刷街,都是香港最動人最美麗的城市面貌。但是在「開發」的意識型態主導 下,他們在一條街一條街的消失,被千篇一律面無表情、完全看不到「人」、看不到個性的都市建設所取代。

政府和財團進行土地的買賣,嘴裡吐出天文數字,對著鏡頭談經濟效應;我納悶的是,那麼誰在負責思考:我們要一個什麼樣的香港?

你可認識歌賦街?

我所目睹的二十一世紀初的香港,已經脫離殖民七年了,政府是一個香港人的政府,但是我發現,政府機器的運作思維,仍舊是殖民時代的思維。

殖民思維有幾個特點:它一不重視本土文化和歷史,二不重視草根人民,三不重視永續發展。

英國人統治時,他所立的銅像、所寫的傳記、所慶祝紀念的生日忌日、所歌頌的傳奇、所愛惜的古蹟,所命名的街道,當然都是英國角度出發的人物和歷史。對於中 國和香港本土的歷史記憶,是漠視和輕視的。王韜、康有為、梁啟超、孫中山、魯迅、蕭紅、張愛玲、許地山、戴望舒、蔡元培、錢穆、徐復觀、余光中。。。這些 名字都沒什麼意義。華人因鼠疫而死亡的口述歷史、房舍因大火而焚燒殆盡的遺址、鄉民因抗英而犧牲的地點、大罷工時工人集會的廳堂、文人因反日而被害的日 記、魯迅演講的大堂。。。在殖民者眼中,無關緊要。

於是所謂「脫離殖民」,最重大的意義之一就是,人們回頭去把自己被扭曲、被改寫、被漠視被輕視的歷史挖出來;把被殖民者丟到垃圾堆裡的祖母的日記找回來, 擦乾淨,重新,一字一句地辨認,一字一句地讀,從脆弱泛黃的紙張和蒼白的字跡裡,重新發現自己是誰。「脫離殖民」意味著,每一個香港孩子走過中環歌賦街 時,知道「歌賦」(Gough)不過是某英國陸軍中將的名字罷了,但是他更知道歌賦街四十四號的中央書院是孫中山讀過的學校,歌賦街二十四號是孫中山、陳 少白等「四大寇」意興風發秘商革命之處。

「脫離殖民」意味著,把殖民者所灌輸的美學品味、價值偏重和歷史觀點──不見得推翻,但是徹底重新反省,開始以自己的眼光瞭解自己,開始用自己的詞彙定義 自己;後殖民的政府會把本土的文化歷史古蹟、老街老巷老記憶,即使不美麗不堂皇不甚體面,一點一滴都當作最珍貴的寶貝來保護珍愛。

我沒看到這個過程真正在香港發生。

文化缺席的政府

更確切地說,殖民者並非僅只不重視被殖民者的文化,他原則上不重視文化,因為文化是思想,思想勢必意味著獨立思考和價值批判,這些都是對統治的障礙。從香 港政府的組織架構就看得出,文化在這個城市的管理和發展上,是毫無地位而且極端邊緣的。香港沒有文化的專責機構,文化藝術「夾帶」在民政局的業務內,與捕 鼠滅蚊、足球博彩、郵票設計、幫傭管理、游泳池清潔、大廈與旅館業監督等等混在一起。民政局的「使命」列出十四條,其中只有兩條直接與文化有關,哪兩條 呢?

最重要的是文康,也就是說,香港對文化的理解還停留在辦理康樂活動的層次。另一條是古蹟保存。把古蹟保存列為十四條之一,不是很不錯嗎?但是你發現,古蹟 保存的工作是由一個層次極低的三級單位來負責。在民政局屬下還有各種圖書館、藝術館、博物館等等,各自辦理自己的活動。這個結構所凸顯的是,文化處於下 游,根本進不了最上游的決策,或者說,在最上游的決策機制裡,根本就沒有文化的思維和視野。

我們可以想像這樣一個鏡頭:最高的決策會議討論中區警署的議題時,財政司長、工商局長、經發局長、運輸局長、房屋及規劃局長可能都從經濟本位去發言,那麼 誰站起來為古蹟的文化傳承和歷史意義去力排眾議、「咆哮公堂」呢?民政局長的本位不一定是文化,可能是民政。所以文化的位子上,其實是空的。所有的決策, 就在文化缺席的狀況下,做了。在一個文化缺席的政府結構裡,當然經濟效益可以超過任何別的考慮,開發意識型態可以勢如破竹地進行,都市建設可以由財團主導,城市品味由工程及經濟官僚決定。。。

為什麼會這樣呢?殖民者在的時候,他無心厚植文化根底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他知道自己遲早要走,香港不是他的家。開發是理所當然的意識型態,開發所得,豐富 了他的母國──他真正的家。至於開發是否犧牲一些其他的價值,譬如社會公義或歷史情感或造成文化的虛弱,他不必在意。於是所謂脫離殖民,意味著後殖民政府 回頭去挑戰殖民者的開發至上哲學,把殖民者所忽視的價值翻轉過來放在首位思考:對貧民和弱勢的照顧、對文學和語言的重視、對文化和歷史的強調、對綠色土地 的鍾愛、對下一代人文教育的長程投資等等,一種「厚植本土、文化優先」的思想,在被殖民者自己當家作主之後會取代「唯利是圖」的功利思維,變成新的主流哲 學。也就是說,在後殖民政府裡頭,文化理應成為首席局。

但是我並沒看到這個過程在香港出現。

一萬個口號抵不過一支老歌

殖民者挾其母國的現代化優勢,他的政府一定是由菁英思維主導的,「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政府官員掌握知識、能力和權力,一切的決定由上而下貫徹。捉 襟見肘時,一通午夜的電話掛往母國,第二天早晨已有指示。母國畢竟文化厚重,經驗嫻熟,往往還在殖民地創出優越的成績。於是所謂脫離殖民,就是在別人的 「大腦」抽走了之後,開始產生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想法從哪裡來?當然是民間。

脫離殖民意味著政府從原本居高臨下的菁英位置走下來,與自己的平民站立在同一高度對話;中區警署保存或開發,灣仔老區保護或拆除,由市民的意志主導。康文 署也不再是所有活動的主辦者,不再掌握所有資源,不再是藝術家和表演團體仰望的施捨者,民間自己實力強大、百花齊放。脫離殖民意味著本地的學者、專家、文 化人會取代殖民者的「大腦」深入政府的決策過程,不再坐在林林總總的「諮詢委員會」裡當政府假裝民主的花瓶,而成為影響社會發展的實質主要動力;西九龍的 文化定位,大嶼山的開發與否,都會有一個深刻的公民辯論、知識界文化界專業較勁的過程。同時,當人民開始真正參與決策,開始有權利決定自己的未來時,公民 社會於焉成形。

我也沒看到這個過程真正在香港產生。

我目睹的,反而是另外兩種過程。 一方面,殖民者的思維模式和運作方式照樣推著香港快快走,用原來的高效率,但完全不見「大腦」的更新。另一方面,新的「公民教育」悄悄發酵:「心繫家國」 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歌調成甜甜的飲料,讓香港人喝下一杯「愛家愛國」。幼稚園的孩子們學唱「起來,起來,起來。。。」公民教育被簡化為愛國教育,愛國教 育被簡化為愛黨的政治正確。

中國,不是不可以愛。殖民者曾經多麼地防備你去愛它,連鴉片戰爭都一筆帶過。但是中國值得香港人去瞭解、去愛的,是它的法官還是它的囚犯?是軍隊還是人 民?是唐詩宋詞還是黨國機器?是它的大地還是它的官僚?香港如果要對中國做出真正重大的歷史貢獻,是去順從它還是去督促它?公民教育該教孩子的,恐怕不是愛什麼,而是怎麼愛,如何選擇所愛。

真正的公民教育,是讓老師們帶著孩子去行香港的山,教他們認識島上的野花野鳥;是讓維園阿伯成群結隊地去開社區大會,辯論灣仔要不要Mega Tower;是讓大學生在做了中區警署的歷史訪查之後,組隊到政府大樓去示威抗議;是讓中學生學習關懷尼泊爾和印度裔香港人的悲苦和孤獨,讓社區媽媽們組織「濕地保護協會」、「石澳文史工作室」、「古蹟之友基金會」。。。

真正的公民教育是讓下一代清清朗朗以自己腳踩的土地和文化為榮。真正的公民教育是讓孩 子們知道,當你不同意一個政府的思維和決策時,你如何站出來挑戰它、打敗它。

如果讓假的公民教育生根,令人擔心的是,香港人還沒來得及從前面一堆廢紙堆裡找出祖母的日記,已經被後面轟隆傾倒下來的新的紙堆撲倒。

所謂脫離殖民,意味著被殖民者開始認真地尋找自己、認識自己、發現自己、疼愛自己。每一次遊行,每一次辯論,每一場抗爭,都會使「我是什麼人」的困惑變得 清澈。每一棟老屋被保存,每一株老樹被扶起,每一條老街被細心愛護──即使是貧民街,都會使人們驚喜:原來我的腳所踩的就是我的家、我的島、我的國。要人 民愛家愛國嗎?不要花納稅人的錢去製作宣傳吧!你不要拆掉他的老屋老街,不要剷除他的參天老樹,不要拆散他的老街坊,不要賣掉他祖母的日記本,他就會自然 地「心繫家國」,歌於斯,哭於斯。

認同,從敢於擁抱自己的歷史和記憶開始,而一萬個政治人物的愛國口號呼喊,不如一支低沈的老歌,一株垂垂老樹,一條黃昏斑駁的老街,給人帶來抵擋不住的眼 淚和纏綿的深情。老歌、老樹、老街,代代傳承的集體記憶,就是文化。公民社會,從文化認同開始。

中環價值,無法創造人文底蘊;殖民思維,無法凝聚公民社會。而且,別再告訴我「香港人雖然沒有民主,但是有自由」,因為沒有民主保障的自由是假的自由,它 隨時可以被你無法掌握的權力一筆勾消,再說,中區警署若是拆個精光,你能怎麼樣?但是你能怪政府嗎?連小學生都知道: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有什麼樣的政府。 所以,香港,你往哪裡去?

光與熱之必要

這裡所有的批評,都是以偏蓋全的,因為明明已經有這麼多人正在努力,不管是民間還是政府內部:保護海灣的運動,灣仔區議會對灣仔老區的關懷行動,四年前文化委員會成員的點滴心血,牛棚書院、Project Hong Kong 和種種社運團體的努力、媒體文化版的持續討論,專欄作家的日日呼籲,甚至民政局所主導的種種文化論壇。。。 在在都顯示,香港的公民能量和人文反思有如活火山地殼下的熱氣,在噗噗蠢動。七一遊行,是熱量的凝聚。但是,原有的中環價值和殖民思維堅固巨大如鐵山,七年了,鬆動的,是那麼地少。。。

我只能把黑人作家James Baldwin的話偷來,送給所有正在艱難地放光放熱的香港朋友們:文化傳承是內聚的,它約束了我;天賦權利是外擴的,把我和所有生命永遠地連結。但沒有 人可以只要那天賦權利而不接受他的文化傳承。(My inheritance was particular, specifically limited and limiting. My birthright was vast, connecting me to all that lives, and to everyone, forever. One cannot claim birthright without accepting the inheritance.)

2004年11月9日
ytlung@hku.hk
*戴望舒是詩人,星島日報副刊編輯,因宣傳抗日而被日人於一九四二年春天監禁於域多利監獄。

2008/10/22

溫家寶接受CNN專訪,回答六四,西藏,中國網絡封鎖等問題 Chinese Premier Wen Jiabao Interview on CNN

Filed under: Hong Kong,Identiy — pinksealife @ 11:07

2008/09/20

香港,香港︰「獅子山下」

Filed under: Hong Kong,Identiy — pinksealife @ 18:18

獅子山下:(1)歸去來兮;(2)風風雨雨

獅子山下:(1)歸去來兮;(2)風風雨雨

獅子山下:(1)歸去來兮;(2)風風雨雨

「雖然真理永遠冇法子敵得過強權,但係強權永遠冇法子代替真理」

獅子山下:(1)歸去來兮;(2)風風雨雨

獅子山下:(1)歸去來兮;(2)風風雨雨

獅子山下:(1)歸去來兮;(2)風風雨雨

那個白色的汽球……

「唉,太幼稚了。站在屋子外邊,看屋子裏邊的人,這能看得清楚嗎?」

「用放大鏡看任何東西,只會是愈看愈不像話」

獅子山下:(1)歸去來兮;(2)風風雨雨

「對於中國人來講,這裏(台灣)發生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中國人在自己的土地上,第一次,兩千年來沒有了絕對的權威,中國人生活的地方,第一次,因為自己的力量,沒有了這種壓力,很輕鬆。真的只是說,不知道拿這種自由來幹甚麼,但是很好!」

「所以台灣不僅是一個經濟暴發戶,台灣同時是一個政治暴發戶,自由暴發戶」

獅子山下:(1)歸去來兮;(2)風風雨雨

天生你才:李吉祥和陳家寶勇敢面對人羣

2008/09/17

于素秋

Filed under: feeling sick...,grow,Identiy,Love,struggle,Tears,tiredness — pinksealife @ 23:53

對人有了期望起來時

那期望會是很高的

失望了

她會傷心地流眼淚

傷得比任何人都要奇深

這就是她

被游說買美容療程、盤算買一部相機、決定與他一起

可以考慮良久

但下定主意決定投入

中間往往是滿戲劇性的瞬間轉變

差點便沒有中間

就像走到收銀台前

然後說要皇牌焗豬扒飯飲熱檸水

說到愛情

她不願害他拿起那叫人喘不過氣的風箏線軸

也不要再次又再次受錐心之痛流不盡的眼淚

她不會輕易將深處交託給人

換言之,不信任「總在身邊守候聆聽」般有心無力的諾言

The un-failing

可惜亦恐怕只有祂。

2008/08/08

生命的關鍵,在於幹得出色,而不在於征服

Filed under: Identiy,Live — pinksealife @ 14:07

「生命的關鍵在於幹得出色而不在於征服」

“The important thing in life is not victory but combat; it is not to have vanquished but to have fought well.”

奧運會創始人顧拜旦(Pierre de Coubertin) (more…)

Awake in the history behind

Filed under: Hong Kong,Identiy,News — pinksealife @ 13:41

百年奧運一朝圓夢——中國人赴民族歷史之約、履行對世界承諾之約 明報 A03 社評 2008-08-08

今日,29 屆奧林匹克運動會在北京揭幕。這個全世界關注,全體國人歡欣鼓舞、熱切期待的體育盛會,就中國人而言,這是趕赴民族歷史的百年約定,完成先賢前輩所交付的任務;就世界而言,當年北京申辦奧運時,宣傳上有「給中國一個機會,還世界一個驚喜」的訴求,今日就是中國履行承諾約定,讓全世界驗收的日子。 (more…)

如詩

Filed under: art,friends,Hong Kong,Identiy,Live — pinksealife @ 03:13

未來的一年,我︰

嗟余聽鼓應官去,走馬蘭臺類轉蓬。

你︰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娘︰

蓬門未識綺羅香,擬託良媒益自傷。誰愛風流高格調?共憐時世儉梳粧。敢將十指誇鍼巧,不把畫眉鬥畫長。苦恨年年壓金線,為他人作嫁衣裳。

祢的你︰

誰為含愁獨不見?更教明月照流黃。

2008/07/07

專訪程翔—愛國散發出酸臭味

Filed under: Hong Kong,Identiy,Tears — pinksealife @ 17:32

作為一個大學生+香港人+市民+媒體訊息的end user

對這陣子在鍋裏熱得沸騰的「愛國」爭論

我是不耐煩的,亦不滿意剩下來所剩無幾的獨大聲音,和那股迫人以「非我即敵」的方式表態的混濁氣氛

我討厭興波助瀾的無名一族,討厭有人拖社會上的人落水,去撈取個人利益

.

.

我討厭自己的民族中,那部分人,將可貴的團結互愛精神,污染成低賤的狐假虎威、結党營私般惡行 (如近日的貴州甕安縣政府威信淪亡的仰卧撐事件)

.

.

中國的年青人啊

將來一定要有獨立思考

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不要再做憤青

我不想再看到六四的發生

不要,不要……

.

.

在我的腦海裏,有一個畫面︰

黑夜中

一個人

剛殺了生

奢刀剛從手裏脫落

手僵梗了

維持著拿著刀的形態

並淌著鮮血

他的臉

所表現的

不是個精名的殺手

卻像是個土伙子

一臉錯愕

仿彿剛發現

自己「好像闖了禍」

天亮了

.

一切如常

血白流了

.

.

愛國散發出酸臭味

ching cheong.JPG

本文載於香港獨立媒體《七一愛國特刊》

作者:領男 多華

今年奧運火炬傳送時聽到同胞教導我們說﹕「愛國即是說國家什麼都是好的,是一種不能言喻的感覺」。

這種「不能言喻的感覺」,在港人心中前所未有地高漲。愛國就是要保護國家,家醜不得外傳,誰說不中聽的話,就請你上警車回家。我突然對「愛國」感到極度疑惑,亦為此約了愛國愛到被關入大牢的傳統左派人士程翔做訪問。 (more…)

2008/06/23

“Bak Chi” stuff left in Paris

Bak chi
Used in Hong Kong
Pronunciation: “bak chi” ( “8” in Cantonese, “chi” in English)
Meaning: stupid, thinking stupid
stupid, idiot
person who is severely mentally handicapped
You are 8chi.
You are very 8chi.
Why you are so 8chi as pig?
The webmaster of 8chi.net is 8chi.

.

.

I just found some of our “bak chi” stuff  in Pairs!

金句︰Aiden:「你睇,咁大達草地,係巴黎先搵到咋!」

hahaaa

.

應該改為

「你睇,咁大達草地,係香港先搵到咋!」

heheee

2008/06/03

The locus of life?

2008/05/24

懷有夢想和好高騖遠的分別

Let us remember this together:

懷有夢想和好高騖遠的分別:前者是把目標定在能力範圍外挺遠的地方,然後每走一段路都強迫自己多走十步,不因前路茫茫而辟易,堅持到底;後者則是振臂高呼遙不可及的目標,每天卻沿地踏步

(From:Gap Chung from someone’s blog)

2008/04/08

我…

Filed under: beauty,Bless,Bliss,Courage,creative 便幸福,Feel,grow,Identiy,Live,Love — pinksealife @ 11:57

多少次

你他她和你

問我想什麼怎麼如何

我就是答不到

 

 

就是因為答不到

人生也難跨前一步

 

現在

 

 

我說

希望可以平靜地老去

不要像含著不忿而去的耗牛

在死的時候

要放的還未放過

要懷著的永相隔

 

That’s it.

2008/02/25

Caution: be not careful

Filed under: Courage,creative 便幸福,grow,Hong Kong,Identiy,Learn,Live — pinksealife @ 22:44

We know that we have to be very very careful,

 yet we can hardly see through the myth of caution.

2008/02/15

回20070925的我

妳好。

回答你的問題,我的選擇是︰

給人一點,一點,再一點基本,然後坦誠的信任。

結果,我看到感受的人間至美。

Next Page »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