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義

2008/11/03

西九的啟示︰香港,禁欲假道学與短视创意?

Filed under: Hong Kong,Identiy — pinksealife @ 13:53

香港食色 2008/10/5 胡恩威

香港是移民社会,四九年后,来自五湖四海的中国人都来到香港, 那些不同地方的吃也来了香港, 中菜来了,西餐也是有的,俄国菜车里哥夫皇后,还有Jimmy Kitchen和各种扒房餐厅。八十年代,日本经济全球化日本也来到香港,日本菜也成为了一种香港人喜欢的菜, 由八十年代的中森明菜到现在自菜菜子,也是香港男生喜欢的菜,香港人说”你条菜好正“的那个””字也可能是和中森明菜有些关系, 女人成为了一条菜,被男人吃了的菜。日本的色也来了香港,三仔四仔五仔3P4P熟女少女老师同学护士医生警察, 日本的色成为了香港男生的色欲指南百科全书,日本的色也是一种”吃”的过程,身体成为了食物,被吃的和吃的,被吃的内体快感,吃的精神快感,造爱成为了一种互吃的过程, 所以香港人不太喜欢西方A片,因为西方A片是运动,而不是吃,两个人在造运动,造爱造的运动, 所以没有了食和色的双重快感。 只是一种单纯的运动式阳性性欲。
日本A片和Sex and the City 都是关于性心理多于性本身。是很女性化的质感, 都是关于女性面对性欲的可能和痛苦,是一种回归传统的女权主议, 而不是港式观念的”性”是女性宝贵的商品,性是单向的男性需求。女性出现性欲便是一种不可告人的罪行, 这种观念被媒体这几年放得越来越大。所以香港人的性生活指数年年创新低,质素低时间短, 不是无因的。为什么? 因为我们根本没有一个正常平台可以去讨论和分享关于性和色的种种问题, 学校不可以,传媒也不可以. 所以sex and the city 的受欢迎是一种香港女性对色和情的一次“解放”. 那些王晶先生和TVB 的仿 Sex and the city 没有”成功”,因为他们的麻已和师奶也只是把sex当成那种 “哗!真系好有口感“的白痴饮食节去处“性””哗的得呀!“. 根据弗罗伊德的说法,是和创造力有关的,香港或的禁欲假道学和香港式的短视创意是不是有着某些关系? 香港这些年吃的质素色的质素也在大倒退,别的不说,以前随处都吃到的美味新鲜价廉的油条,现在已经差不多在香港消失。一条油条也许是上岗上线, 但吃着一条新鲜热呼呼又脆又软的质感,真的真的和色的质感有些相似。
食本来是香港的最好, 好在平价有平价的美味,贵价有贵价的精美,各种大菜五潮四海,广东潮州江浙四川湖南越南泰国都可以在香港找到好吃的,街边小食平民百姓也有自己的美味生活,白粥油条也好,奶茶厚多士也妙,煲仔饭呀烧味味,都是好味美味,有性格的美味,日本人怎样学也学不到的,那种大气和细致。一碟叉烧饭加西洋菜煲猪骨例汤,乳猪烧肉,各种各种的滚汤煲汤,皮蛋滚鱼片汤,清补凉煲猪骨汤,还有那些变化万千的点心,叉烧包烧卖的做法已经是五花八门,鱼蛋粉牛丸河车仔面,还有潮州打凉,我们都吃大的,英文说 you are what you eat , 是的香港人的宗教是吃,香港人为食而生,为食而死。
饭局是香港人的一种仪式, 形容某个阶层的一种交际活动,在饭局里交流交友交心, 那个”智能饭局”是什么格局?那是主持人“吃硬你”的格局,一面吃一面讲心事,吃完一度菜又一度菜, 一个个的饭局,世界大事国家前途香港命运也在饭局里一面吃一面说尽了,又或者一面吃一面在吹水. 饭局里面要吃,唱K也是要吃,打麻雀的省局也是要吃的。

色是香港人的最“想要”但永远得不到的悲剧。偷偷摸摸的去找色找性. 学校大都没有性教育, 就算是有也是禁欲主义的性教育或者是性卫生教育。以前没有网络没有DVDVCD, 性“知识大都来自文字和图片了, 姊妺杂志的性信箱,依达的威威李私记,现在就是一切来自影像了. 食香港人可以直接去食,但色成为了一种像毒品一样的禁忌又或者是一种想象,所以一切八卦和传媒都在利用色的禁忌来制造一种消费欲望。西方有弗罗伊德,所以西方人至少有着一种性科学, 性心理和身理的科学,欲望的科学, 所以没有太多假道学,人人可开门见山面对自己的欲望,食和色都是欲望,人类本能的必然需要。
食和造爱一样可以是神圣的仪式,也可以是一种动物的本能反应过程,也可能只是人存在的一个程序饿了便吃,饿了便造,以前苏杭上海的富贵有人吃可以吃出几个小时,边吃边谈边吃, 海上花都是吃的场面,在房间里是吃, 也可以是几分锺把饭把菜放到肚里,味道是什么也下重要, 肚饱就好了。食色性也是香港人生存的本色,一切也是为了食和色,食好像没有什么道德, 什么也可以吃in the name of 吃, 色和性就是想要又不要人知道, 就是成为假道学,你看看那些上戴相片那种对陈冠希像宝哥哥的指责,也是大家出于对那种齐人之福的嫉妒,多于是相信道德, 网上世界成为了性爱大观园,我们的平民百姓成为了刘姥姥,小见多怪,口不对心, 沉迷但不承认, 一个又一个的美色被你这个小白脸吃了,还了得吗? 所以大家都以道学家的理由去看这些色相,一面口中叫坏,心里面就是很high.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