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義

2008/11/03

胡恩威評香港「古惑仔」文化 2004-12-22

Filed under: Hong Kong,Identiy — pinksealife @ 14:02

洪 磬

 胡恩威,一個香港文化界響噹噹的名字,建築師,原創劇場進念二十面體的導演,多個文化委員會與民間組織的成員,又是筆耕不倦的文化評論人。多年來除了創作,還就公共文化藝術的議題發表大量評論文章,在民間用知識分子的聲音喊出大眾的心聲。

 

 在我們緬懷戰後的經濟神話,並計劃再打造一個的時候,十一月底,胡恩威出席本報與香港各界文化促進會主辦的「西九龍論壇」,批評政府對文化的態度。

 近年香港「名嘴」和意見領袖愈來愈紅火,胡恩威看自己「文化評論人」這個身份,最重視的,是知識性,以及知識的代言人在社會中的積極角色。

 也許,在現實中、在現代社會,意願與現實、硬件與軟件要認清一點。

評論與多元社會

 「文化評論人的角色,就是透過分析論述與批評公共事情,帶動社會討論。」

 「批判很容易,但在殖民教育,忽略了評論部分,而是製造學生機器。但每個人的性格能力都不相同,而香港的教育基本上只製造兩類人:Sales同經理,至多是管理層的人才,再高層次的領袖所需要的魄力和道德承擔,則沒有栽培。我大學時很多唸工程的同學後來都幹電子Sales。」

 「我們太重視短期經濟利益,忽視長期的發展。應該有一個平台,給不同的人發揮空間,社會是要有分工的,不是分高低,而是讓不同界別的人都覺得自己對社會有貢獻。」

公屋文化 

 「小時住在樂富,很能感到那種社區鄰里的親切關係。現在的規劃政策,對人的尊重越來越低。從前的H型公屋、前舖後居,都有助建立守望相助,互助互愛的社區關係。」

 胡恩威重視的,卻不是這些漂亮的口號,而是這些價值失落的後果。

 「試想鄰里之間互相幫助,能為政府節省多龐大的開支?」

古惑的弊病

 這正是胡恩威的香港情懷。一種理性的懷念,懷念的是那種生活實實在在的好處,而不是空洞的口號。因為正如批評,喊美好的口號太容易了。

 對此,他又回到歷史中找答案。

 「香港是一個製造業為本的社會,崇尚『搞得掂就得啦』,不會想背後複雜的問題。」

 問題是,是否真的「搞得掂」?

 「像政府在西九龍招標的過程中取巧說不是招標,只是『邀請建議書』,建議完是可以改的,那麼怎去評核?這只會引起混亂。」

 「香港人對標準沒有興趣。口頭禪『觀點與角度的問題』,就是不尊重標準。一齣電影喜不喜歡可以主觀,但好與不好則背後有其歷史、有系統,是可以辯論的。這次西九龍也是一樣。」

鮮活的多元

 胡恩威曾在英國留學,對外國的多元感受很深。「只要到報攤看看,翻翻電視節目表,就知道有很多不同種類、檔次的雜誌、節目的多元。他們也有很低俗的小報,但同時有很多很『硬淨』的討論。」

 他的多元,是「多元的多元」,非如香港的主流雜誌,幾乎全都是販賣消費資訊和八卦消息,不過是不同的商品而已。

 「通俗的當然可以存在,但不能只有這些。賺錢的人才和行業要有,但也要有空間給其他的志向。」

 更令他憂心的,是通俗文化升上神,被拿到大學裡去供奉。「作為文化現象去研究是可以,但若請他們去教書,他們有沒有這個能力呢?」

 「港英時代,『諗野是在倫敦諗的』,很多決策都是在那裡做的,來到香港只是執行。分析本土的研究計劃,像研究建築物怎樣節省冷氣,其實很有意義,但多不獲批。」

 「作為文化評論人,我只能就個別事例發表論述和意見,但我們也受資料所限,而且如人口政策的研究是應該持續進行的。最理想的做法,是成立智庫,就各個政策範疇作長期研究。香港就是缺乏這種智庫文化。」

 「香港充滿著抽象的道德,最有錢的人都不是Intellectual Type(知識分子類型)。猶太人之所以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就是因為他們不單有錢,而且能在思想上影響整個美國。」

打造文化軟件

 「香港主流的仍是一種『古惑仔』價值觀,唯利是圖,但錢不是一種價值來的呀。很多事情不是說說就可以的,慈善也不只是捐錢,而是要身體力行去做的。」還是一句老話:香港是硬件充足,軟件空白。

 「香港的年輕人都是娛樂湊大的,學到的是『八婆野』,簡單來說就是『憎人富貴厭人貧』,自己想有錢而沒錢,又妒忌別人有錢。」

 「作為評論人,我所能做的只是分析和提供主流以外的選擇。我相信社會改變是一種集體意識,講好容易,做就要一步一步來。我只能以身作則,言行如一。」

文化漸進價值觀連貫

 當年胡恩威初到英國,正值戴卓爾夫人主政,「很灰暗,市議會破產,街燈也熄滅了,但印象最深的是他們仍然有生活。窮而有生活,像舊時香港,一家大細去大排檔吃飯。那樣Human Capital(人力資本)仍在,一個社會的標準和元氣仍在。」

 「那時候競選市政局,最大的得著是落區洗摟、握手,在學校門口與家長傾談。透過這個過程,我親身感受到他們是如何生活的,也就知道要捍衛的,究竟是甚麼。」

 「一個社會其實應該是保守的。不過歐美是保守中有開放。他們有一套公認的價值觀,但若你的一套講得通,他們又會接受,這樣便能夠自我完善,便可以永續發展。」

 「這種保守,就是有一套可辯論的標準。」

 「他們的文化是漸進式的,沒有斷裂。相反中國文化則是從前的道德、政權、甚麼都混在一起,現在重整階級結構則過了火。香港已有很發達的硬件,例如法治、廉政,高效率的行政系統等,到我們這一代,少了很多束縛,是可以做點實事、可以為內地作為『示範單位』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