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義

2008/10/24

假如温暖可以是一种理想

Filed under: Love — pinksealife @ 00:24

沈奇岚–《假如温暖可以成为一种理想》——给刀刀的新书《被爱路过》写的书评。

有时候真蛮喜欢这只小狗的。

对那只叫做刀刀的小狗,有时候竟然是羡慕。

它可以傻乎乎,在气球里面傻笑;它可以发花痴,在春风里因为爱情拂面笑得不知道方向;它可以沮丧,被雨淋湿了就等着风来吹干;它可以开心起来抱电线杆;它可以难过了就落泪……它可以那样直白地表达自己,表达自己的快乐和天真,难过和忧伤,沮丧和失败。

看刀刀,总是有心中一动的感觉。

从来不是震撼,是小温暖,小感动。清清楚楚的,心底的某个角落,柔软了一下。

那些很智慧的话让人会心一笑,比如“快乐都是自找的”,但真正打动人的却是那些放下了聪明之后的叙述——“寂寞是抬头看天空,天是空的。”

刀刀的脆弱和敏感,刀刀的小快乐和小忧伤,刀刀的小智慧和小憨厚,那些不可放弃的骄傲,那些无法言语的沮丧,充满了小人物的天真和自娱自乐。

它有孩子气的单纯,也有自嘲的街头智慧。刀刀不是一个盲目的乐天派。它常常陷入矛盾中,有时悲观地总结人生箴言,有时又充满乐观的情绪。时间久长了,就发现,刀刀是在用一种积极的态度认命。

时间之水慢慢流过我们,刀刀说,那就“在流逝的沉默里,从容下沉。” 如果下沉是所有人生必然的结局,那么至少要努力做到从容。所谓乐观和真正的积极,是看到结局之后,依然保持最初的微笑。

年少时候的热情和正直已经是奢侈的情绪表达,生活教会了我们隐忍和等待,还有旁观。“有时候乐观,有时候悲观,更多时候我只是旁观。”置身事外,仿佛智者一般看来来往往的芸芸众生,说一句箴言:“猫难道就不明白,屋顶的后面还是屋顶啊。”

可轮到自己,还是不甘心。

虽然知道路的下面还是路,山的后面还是山,一年的后面还是另外一年,还是要走下去。

自己的人生就是自己走过的路,没有人可以代替,无论怎样的旅程,对我而言都是独一无二。有时候快乐得雀跃想拥抱别人,四顾无人,有时候孤单难 过地想被人拥抱,四顾无人。兴致勃勃地走,灰心丧气地走,追逐着自己的尾巴或者路边的蝴蝶,偶尔被雷阵雨淋着,人生的行李有时候在后面有时候在前面,在岔 路上绕来绕去地走,晃了一圈发现还在原地,脚掌发胀,有时候还被小石头磕着碰着,可是,要走下去。

这一路,可不可以不勇敢?

可不可以糊涂?

可不可以哭几回?

可不可以不伟大?

可不可以就这样安心地做个平凡的小狗?

可不可以就这样爱一个平凡的人?

可不可以傻乎乎地表达自己?

可不可以不追求完美,只做那个不完美的自己?

刀刀都可以。而我们,总是在告诉自己:不可以,已经不可以。

这样那样的“不可以”和“不得不”渐渐成为了一道篱笆,隔开了那个理想中的世界和年少时的自己。

篱笆的那边有金色的麦田层层叠叠,太阳永远不会下山,转身可以看见月亮和星星挂在树梢,不远处的小木屋上长满了香气四溢的水果,那里的少年无 忧无虑不知天荒地老。刀刀生活在那一国,偶尔撞进我们的世界。篱笆的这一边是渐行渐远的我们,生活在钢筋水泥的丛林,做着需要三头六臂奋勇努力的工作,追 赶着生活也被生活追赶,抨击着功利又追逐着功利,时不时得意时不时沮丧。渐渐练就钢筋铁骨,努力让自己刀枪不入,渐渐遗忘篱笆那边的风景。

做个快乐的Loser,是多么难。于是,人人都努力做winner,即使痛苦,即使勉强,至少看起来还是个winner。
可是如果有一天,匆匆赶路的我们和那只叫做刀刀的小狗撞个满怀,满手满心都是温暖,那时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不如就承认一下,我们没有那样坚强,也不想那样刀枪不入,我们只是想被温暖地抱一下。

温暖其实可以成为一种理想,那是不必逞强的时刻。如果会被那条叫做刀刀的小狗打动,那是对曾经的自己温柔的纵容。

仁慈地对待自己的渺小和平凡,其实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刀刀并不完美,这只平凡的不伟大的小狗,带来了记忆中的温暖和温柔。

一只小狗,在一个都市里恋爱了。和我们一样。

一只小狗,在恋爱里快乐了,彷徨了,悲伤了。和我们一样。

那些渐行渐远的青春的单纯日子,可以望见背影越拖越长的那时的自己,那是远去的时光和心情。

我们有的是眼下的生活,眼下的生活有它的难处和好处,实现又消磨着我们从前的梦想,叫人渐渐忘记了从前的自己。直到在某个街口,撞见那只在痴笑的叫做刀刀的小狗,那样傻傻地单纯地旁若无人地只为了爱在痴笑。

忽然间感觉到的季节的温度,三月的春风扑面而来,心里有什么地方被悄悄打动,猝不及防。那只叫做刀刀的小狗,跃过岁月和生活的篱笆,扑进我们的怀里。

于是像在路上走在前面的人突然回头看自己,那熟悉又陌生的脸,是年少时倔强认真的自己,是凝望初恋爱人窗口时的温柔,是坐在街口和她分吃一个 冰淇淋的欢乐,是在尚有熄灯制度的宿舍走廊里深夜写信时昏黄的灯光,是夏日里送给她的第一支也是最后一支玫瑰,是月下初吻时身体轻轻的颤抖,是守在电脑前 深夜的静候是天亮说晚安,是她的头发的细滑与轻柔,是分手后整夜流连在街头不想回家的彷徨,是喝下的酒和说的胡话,是不知道谁拍拍肩头和记不清楚的安慰, 是上飞机前突然收到的短信说“珍重”,是同学聚会上又看见让自己念念不忘多年的她怀着孩子笑问自己这些年还好么,是在街头突然听到一首说中心事的歌,微微 发怔摇摇头继续走向办公室,是偶尔拿起毕业照突然一时间找不到自己却看见她的脸……

刀刀说:“打开门,往事蝴蝶般扑面而来。我在美好的心酸里,手忙脚乱”。

那些手忙脚乱的时刻里,我知道你在微笑 。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