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義

2008/05/15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Filed under: Live — pinksealife @ 12:50
香港少甚麼﹙之一﹚

我總在追索,香港少了甚麼?

其他大城市裏,在廣場、在街角,街頭藝術家(或者直接稱做「街頭賣藝人」)旁邊經常聚了一圈觀眾。地道轉折處、港鐵出口處,偶然響起悽楚的笛聲。過路人受到吸引,自然慢下腳步,再走開時,心裏添了一份悠遠的情調。

不 一定吹奏得夠專業,卻流露出音樂廳裏少有的動人心弦。或者,街頭演出勾起人們年輕時的夢想,代表着藝術家未成名前的執着與辛酸。當有人繼續站在街頭,以最 樸素的方式獲取生活所需,其實,象徵着有人對夢想還不肯徹底放棄。是不是也因為這樣?當街頭上演默劇,小丑的笑容總令人特別感傷……

場內場外,互動之中有立即的感染力。口袋裏裝着叮叮噹噹的銅板,掏出來,輕輕地放下,放進他們的琴盒裏。

我們都有過這樣的經驗:置身陌生的地方,一個人也不識,大城市讓旅人特別寂寞,街角突然傳來一曲撒克斯風,同樣淪落天涯的善感嗎?你覺察到了音符躍動的熱度。站在那裏,零下的氣溫也不覺得冷,你呵着凍僵的手指,街頭藝術家的存在讓人從心底暖和起來。

* * * * * * * * * * * * *

為甚麼,大城市裏都有的,香港沒有?

在世界的許多地方,明淨謹嚴的新型都會依然存着波希米亞風的角落,但香港鬧市卻罕見街頭藝術家的身影。猜猜看,難道因為香港的法規,不容他們即興式地隨處演出?

可 不可以寬鬆些,為他們的存在提供一些有利的條件,而不是處處設限,尤其不是太有效率地想着如何「管理」他們。街頭藝術家是城市的風景,其實是最浪漫的風 景。像是最近上映的《一奏傾情》(Once)電影,在都柏林,男主角正是揹一把吉他的街頭賣藝人,女主角站在街角做觀眾,他們短暫的邂逅於是開始。

在旺角的後街,在銅鑼灣的廣場,在搭船的碼頭,在港鐵的出口,沒有屬於街頭藝術家的角落,空間構成就有點單調。不只缺了耐人尋味的風景,沒有街頭藝術家的身影,這個城市也就沒有了滄桑。難怪人家說,多年來,香港是一個(只有世故?)沒有滄桑的地方。

平 路 平路是筆名,路平是原名。小說家,專欄作家。曾任報社主筆,並曾在新聞研究所與藝術管理研究所任教。原籍山東,出生於台灣高雄,旅居美國多年,目前主持光 華文化新聞中心。重要著作包括長篇小說《行道天涯》、《何日君再來》等,居港後著作有《讀心之書》、《浪漫不浪漫》等。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