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義

2007/11/25

20071026

Filed under: Live — pinksealife @ 03:12

香港人談國際化

近日多位文化界blogger熱烈討論有關「國際視野」的種種 事,他們一般都同意香港雖號稱是國際城市,但若以大眾媒體刊載的國際新聞的篇幅和選材來看,港人的世界觀大概只得豆豉般狹小,又瘦又黑而且還是隔夜的。另 一方面,一些被視為「冷門」的國際刊物如《經濟學人》卻普及到報攤或便利店都有售,證明香港不乏關注國際事務的有心人,只是小眾得被mass media拒諸門外而已。

主流媒體「與世隔絕」的傾向早就是全球化趨勢,正如紐約    居民覑緊隔離街爆水管會否影響供水,多於關心幾千里外的災民無水可喝,畢竟門前雪迫在眼前,誰有閒情理會地球另一端的瓦上霜?前台北市文化局局長龍應台教授的文章《請問雅典在哪裏?》就是講述台灣    的「國際化」危機,內文指台灣有不少人把「國際化」簡化為「學英語運動」,以為說好英語等於能躋身國際。

這種英語至上的心態早就在香港燒起來,連中文大學都嚷覑要「一 刀切」推行英語授課。可惜實驗證明,懂英語不代表具備國際視野,香港有不少英語精英,但他們的眼睛只顧盯緊娛樂或財經刊物,對國際名牌還算有點認識,但翻 開報紙國際版時,除非看到特別有趣的事,否則眼尾也不屑一顧。

什麼樣的國際「大事」才能激起人們追看的興致呢?近月來最能抓住港人眼球的,肯定是英國    已故王妃戴安娜    的死因聆訊,這位王妃生前言行舉止受到全球注視,卻在狗仔隊尾隨下撞車死亡,留下一串問題與嘆息,她不單是英國人永遠的王妃,亦是人類共同愛戴的美麗女性。

另一宗搶佔了極高收視率的大新聞,則是法國    總統薩爾科齊    Nicoloas Sarkozy)的離婚消息,他與第一夫人塞西莉亞(Cecilia)的愛情故事,體現了法國人浪漫激情與敢作敢為的個性。薩爾科齊在1984年主持婚禮 時對新娘塞西莉亞一見鍾情,其後兩人各自離婚再共諧連理,離離合合間各有緋聞。薩爾科齊就職不久,妻子卻公然偕異性外遊,統總戴綠帽兼被撬牆腳,難得國民 看得開,近八成人認為不影響施政,這種故事拍成電影會很叫座吧?

說到底,「食色性也」才是人類好奇心的興奮劑,若計算「國際八卦視野」,港人肯定不會輸蝕。

公園仔@香港仔公園

blog.age.com.hk

龍應台教授的文章具感染力,讀起來既像演說、又像傳道,與戈爾    告訴我們那些令人難安的真相一樣,能打動人心。前幾天我又見她演講了,還質問台下那些貴族女校中學生:「文學有何用?」「什麼叫『燼餘』?」問得凡夫俗子瞠口結舌。

龍教授先天下之憂而憂,擔心台灣把「國際化」簡化成「學英語運動」。我以為如果台灣人是通過學習英語這種最國際化的語言來擴闊視野,倒也算合情合理的。然而我見台北那些語言學校,標榜的卻是美語。他們不是要接通發達的英語世界,而只是想擁抱米奇老鼠    和畢彼特    。美語跟英語之間所欠缺的,正是龍教授憂心的「文學」與「文化」。

不知道雅典在哪裏也不算很糟糕。生活不是玩「百萬富翁」,國際 視野亦不是知得夠多就好。我自己那不太廣闊的國際視野,很大部分來自不同國家的非主流電影。那些電影讓我知道,生活原來有千種方式,人與人之間固然有覑巨 大差異,但同時還存在覑很多共同價值。那些終極價值,無分國界,放諸四海皆通。

045月開始寫blog的,算是早開始的一批。網友是這樣介紹《香港仔公國》:「寫的題材太廣,有點難去說明,閱讀、電影、貓、人文、城市……」孔少林說公園仔「對香港事有態度」,大概也是因為不知從何說起。

西

麻利亞@我愛故我在

hk.myblog.yahoo.com/malaylayer

我自己也沒有什麼所謂國際視野,因為近日把自己困在房間,沉迷 於漫畫《二十世紀少年》。因為等待漫畫出版是痛苦的,所以熬到結局出場才「的起心肝」翻開第一集,結果就上了癮。故事骨幹其實簡單,某人童年的陰影成為長 大後推動他眦滅世界的動力。主角們的孩童年代,叫他們津津樂道的叫「萬博」,1970年大阪的萬國博覽會。這大長篇故事中,萬博是個重要的關鍵,孩子們為美國    館、蘇聯館、太空科技、太陽神登陸月球帶回來的石頭等等而瘋狂,整個暑假都在談論「人類世界的進步和協調」。這是那個年代,日本    小孩們對世界的認知,那種對認識世界的渴求是多麼熱切。

畫面回到現代,我們開覑電視或電腦,想要的國際資訊都唾手可 得,我們可能會因為八掛Britney Spears如何因山火要搬家而找上BBC News;但面對世界另一邊的政事和不想看見不想知道的紛爭和戰亂,只要關掉按鈕,我們可以選擇對世界大事不聞不問,繼續上網寫BLOG只談風月。於是我 又繼續埋頭看漫畫了。

多說話多做事,總要邊說話才能做更多的事,不能說的時候就寫寫寫寫寫。只寫觸動我神經的事,無論是讚美還是詛咒也放進文字當中。

鄧肇恒

@speechlessness.com

收到今期的題目後,我登上了慧科大中華新聞網(Wisenews),隨便限定搜查過去一年內我城中文刊物中曾出現「國際視野」字眼的文章,轉眼已羅列出接近1,400條相關項目。我沒法逐一細讀內文,只好隨機抽樣、掃描十數頁,粗略歸納出兩大類「國際視野」:

一.教育類。重點當然是拓闊學生的「國際視野」,但何為「國際」往往不作界定,「國際視野」傾向誰的觀點和哪方面的議題不作疑問,追求「國際視野」的目的也乏善可陳。大學之道,當然在求知、至善,但我不知道是因為道理太淺顯,抑或太過時,如今好像沒有人這樣說了。

二.商貿類。據說,擴闊「國際視野」有助了解全球經濟狀,拓展海外業務,提高國際競爭力。在此,「國際」多指經濟強國或商機待發的地區,「國際視野」只是求取更大利益的手段,不是目的。我對這種旨在搵真銀的「國際視野」倒也不太反感,至少明刀明槍,不矯揉,不造作。

當然,最壞的一類還是以教育作粉飾、搵真銀為實的所謂「國際視野」。如此掏空雙目,我寧可眼不見為淨。

喜歡以語言述說無法言喻的狀態。

本港4知名Blog人,每期開個局,打雀無暇,卻為四方城你唱我瘗。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